望京楼琢瑕君

前几天的文章以及例行三月十九供品

以上,既然如此

将将好是今天看到有一篇说什么李自成二万两银子事件,堵得恨不得当场哭出来。明明他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现在对手早完了还在惯性抹黑。
妾身。。。也罢也罢顺手表白出来吧。妾身今年十五,十岁认识郎君的。
如果现在的妾身还大约明白什么是是什么是非,还这样爱着这片天下从古至今的这个国家,还因为国籍和民族自豪,还知道什么是知其不可而为之并且敬佩这种作风,还这么喜欢这个世界寻常而欣欣向荣的样子
那么,大多都是郎君的潜移默化吧,也是蓬生麻中不扶而直了,毕竟你(们)都是那么好那么好的人。

继续干事

存梗

嗯没错妾身又鬼畜了
1.其实是咱们的朱天君大人从奇怪的地方买了一只白鹦鹉的故事(嗯CP是和周娘子),感谢安房直子《白鹦鹉的森林》让妾身想到把鹦鹉当留声机用。
2.预设是神明当久了会慢慢忘记还是人类时的过去,但是保留蜜汁眼熟感
3.D的约法三章是 要定时喂食喂水,不要放到露天去以及。。。不要让它看到茉莉花或者闻到这种香味
4.把宠物店放到民国的上海了,毕竟某一位不太可能出国那么远。同时把D穿的略微正常了点(其实也不对,哪个正常人穿云锦长衫)
夏天中考完了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