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得得,都放过我吧。
妾身啊就是个穷寒酸说书的,有的只是不合时宜的念头,没多少人感兴趣的书,街头巷尾的故事,
还有写进故纸的,某个唯一喜欢过的人的名字。
(素冠不发了,谢谢。十九大果然喜庆,哭都不让哭了。)

《太阳生日赋》:
维暮之春,旬有九日,董子觉轩自高唐之故里,来城西之草堂。徐子同叔止而觞之。已乃出门野眺,携手徜徉,入其XX,折而南行。至月湖之西曲,过日月之新宫在湖尾,俗谓之太阳殿。乾隆鄞县志未载,盖此时尚未建也。近日新志亦失之,见朱门之洞辟,众攘攘以憧憧,喧士女之杂沓,佥膜拜乎其中。怪而诘之,则曰是日也,太阳之生日也。诵元文与梵典,肆伐鼓而考钟,祝天上之圣寿,将获福以无穷。二子笑而去之。
既而,董子问于徐子曰:“礼若是,其野乎?”徐子曰:“夫朝日而夕月,乃天子之事守,彼僧道之敛钱,于典礼乎奚有?”董子曰:“是则然矣,顾尝见省中之颁时宪书,举神术之诞生纷列,终而并列,生太阳于仲冬,惟仲旬之九日,欲私议其无征,早见称于著述《玉芝堂谈荟》第一卷云:十一月十九日日光天子生。予忖度其用心,盖阳生于子月,谓阳生即日生,斯犹有意之可说也。而必以十九日为生朝,则真无理可诘也。且夫天无二日,书则同文,纵立说之荒谬,岂易地而异,云何居乎吾乡之故事,乃复以今日为降神,不改日而改月,而易子以为辰,斯岂有异闻乎,又何以说之纷纭也。”
徐子于是愀然改容,正襟危坐而言曰:“吁嗟乎噫嘻,此其事盖X于我圣朝顺康之间,沿流以至乎今日,则既历二百有余年矣,父老之所不道,记载之所未编,讳也而秘之,远也而失之,是以后世无传焉。然而吾知之,吾能言之。今夫三月十九日,非他故,明庄烈皇帝殉社稷之辰也。日维子卯,岁在甲申,虞渊坠北,陆昏鲁阳,挥而不返,夸父追而逡巡,是时忠义之士尤莫盛于吾鄞,世禄华胄,先朝遗绅,榆故老,蕨顽民,知景命有属,众归往于圣人,而其黍离麦秀之触处,而哀感者恒郁郁而莫伸。岁以是日吊其故君,被发野祭,恸哭海滨,速方袍而礼佛,集羽衣以朝真。然而黄疏告哀,青词荐福,始稽首以默祷,继露草而披读,而苟仍胜国之徽,称颁神号于太祝。纵熙之不讳,夫不亦惊耳而骇目乎!于是乃神其说愚其人,易其名而隐其实,而诡而扬于众曰:是日也,太阳之生日也。夫太阳,日也,日者,君也。故君不可以灼言,故易人鬼为天神;天神不可以有忌,故易国恤为生辰。斯实惟吾乡先生不得已之苦心隐恨,其事可以感风雷,而其志可以泣鬼神。其时盖相视而共,喻其故则呜咽而难陈。年运而往,莫知其因,乃今而始得与吾子细论之也。夫耆旧之动止,桑梓之所则效也;荐绅之话言,缁黄之所奉教。信俗语为丹青,据吾言为典要,彼不识君子之所为,徒遗神而取貌,舍其旧而谋新,遂转圜以改调十一月十九日之说,盖出自道书,旧时吾乡未必不尔。诸先生欲愚僧道,想必有说以更正之,使舍汝而从我也。浸假而状其尊严,浸假而建之宫庙,由日及月,象形惟肖,惑众箕敛,奉事二曜故事,则会众而岁举,故国则无人而凭吊,后之君子,昧其本初,观其末节,叹斯礼之犯分,笑其期之区别。一知夫愚僧诈道之矫举,而不知其为忠臣义士之碧血也。” 董子闻之,X然若失,瞿然而下拜曰:“有是哉!我未之前觉也。此则吾乡先生之灵所默牖子以相告者也。夫论有古,而非实语,有新而可凭。听子言之侃侃,动余心以怦怦,余既惊喜而诚服,夫何事曲引而旁怔,抑二氏之荒唐,虽不辨而奚害,而吾子之论议,实先民所嘉赖,盍即以今兹之问答,屡敷陈乎楮墨,岂惟是留掌故于甬句,抑将使天下后世知吾鄞为忠义之乡而秉礼之国也。

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文字 今天郎君又被批斗了(虽然其实司...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文字 《十日谈》【贰】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文字 【为了出历史本而时隔多年再次报...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

  • R。

  •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文字 《大护法》影评――生而为人,像...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文字 三月五(周总生贺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 中的 图片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别的不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我都不说了,【素冠】招你惹你了?

相和歌【贼矫情的蜜汁物品

【在民乐社被唢呐压到连人带琴没声的怨念】

——春夜宜燎沉香坐北窗下鼓琴,或冀何人听闻。

我家隔壁以前是有座庙的。

上面这句话本来就是个伪命题,那座庙毁于某场人为动乱,我搬来时已经成了公园的一部分。草坪上有树桩椅子,风吹日晒久了木质轻而空,于是我最近总跑去坐在上面弹琴。

并不是什么风雅的场景,只是黄昏时候坐在公园树篱角落里半生不熟地练习而已。难得的是还有另一个人有心思陪我练——技术比我好多了,听着听着不是被带得跟了他的曲子弹就是自惭形秽歇手静听。琴大概也比我这张好吧,音色金石气泠泠,像鹤的羽翼直掠上晚秋高天去。

他的曲子我没听过,让人想到山岩峤然,飞瀑漱雪,偷偷录了拿去给老师听,老师说不是本地琴派的,还说这个人大概有点经历,曲子里不知为何有种带些苍凉的澄明。

也好奇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悄悄从树篱缝隙望过去,却只看到黑底子洒银的琴面。本就不是好奇心那么重的人,于是——也就这样吧。
后来没再想起要弄清对方的身份,因此练琴这件事变得有些非日常,我喜欢这种感觉,像是暂时出了一切事物有因有果的日常圈子。

某天学了猗兰操,一时兴起就拎了琴到公园去弹。

——当然或许也有觉得对方如果真的心有郁结大概会喜欢“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嗳,不过最后还是变成我跟着他弹了。

后半段弹着弹着就轻轻唱起来,

荠麦之茂,荠麦有之。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这首曲子结束后树篱那边的琴声就静了,一时忽然忐忑起来,当然同时也很自暴自弃地想——人家怕不是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吧。

这时却听到隔着树篱有人念:今天之旋,其曷为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声音不大,却很清楚。大概是二三十岁的人,却莫名其妙带了南京官话口音。
他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吧,我想——而同时又莫名其妙一阵尴尬。
后来那个公园要重建以从前的庙,大概作为带点历史展馆用途的一部分吧。这座城市一个很让人欣慰的特点就是它常常记起消失了一段时间的东西,并且最后尽力去找回它们。
但也是这个原因,我有一年多没去那儿。

【待续】

御伽话

【题目原意是一种讲故事题材,开始句和末句都是规定的。】

嗳——从前从前。

当年所谓新朝如今也成了正朔,天行有常,到如今市井人间也依旧一副仿佛旧景复刻的样子。楚庭的名字在当年最后一个守城者死去那天改叫定南,但中秋节还是一如既往的中秋节。

刚在云鹤观降过坛的神明牵着青骢马出来,下元夜的市井繁喧豁然抖落如设色鲜明的巨幅百态图,连带那双深色瞳仁表面也粘了薄薄一层光影灯火。

“煮一铛星斗啊。”他笑道,也就牵了马混进人流慢慢踱。街上好多卖泥兔儿的,骑龙骑虎,抱着药杆臼,三瓣嘴和眼角都是笑模样。

那位神明原是咱们老相识,那么就按照最初那个名字叫吧—林先生啊,以一种越过什么看向远方般的神情注视着那些设了色的泥团儿,想起许多年前自己跑到庙门前要当神差的小精怪。头上兔儿耳朵缺了一半的女孩子,发丝和眸子颜色都浅,那天雪地里穿了杏黄半臂打着伞送了一路。

本该更认真地告别的,大概。

况且无物可久不必牵念的道理,自己不教也终归会明白。去的时候,只知道大概要过许久才能回来了。结果还是对时间流逝下世态的改变估计不足。毕竟就算并非常人,也终归有无论如何要与之俱存亡的东西。

前边那架儿大大小小的兔爷后面是个半吊子的古玩店。其实里边没有钟鼎碑版,不过好玩的不好玩的旧货而已——因此看起来很不起眼。林先生忽然瞥到店里博古架上有件东西很是眼熟。

进了店看时是枚黑绿色瓦钮印,大概年岁长久,原本挂穗子的地方磨出道凹槽来。神明微笑着叹了口气,依然是略带没正行地轻轻解了宫绦上白玉环,把那印结上去。

正好嵌入原先痕迹,他莫名其妙地很注意这点。

店主人见不知哪来的道人打扮后生竟要拿玉环换这枚印,一再说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材料就是绿冻石啊,辽东那边的,倒是有些远。

也不知怎么回事被我在老城墙根子那儿拣着了,什么,客人您问城墙?城墙国朝初年就放火烧过了啊,现在早拆没了,那里死过那么多人嘛,怪不吉利的。

嗳,是这样吗,林庭珏轻轻说,道个谢转身就出去了。

外边门前正好有个小童儿一手抱着个兔爷一手拉了娘衣袖往这边看,眼睛晶亮的。嘴里咿咿呀呀自说自话般唱着——

杜鹃鸟,杜鹃花,打扮的女娃进山啦。

青骢马,宝相花,打扮的女娃回家啦。

更远的地方,繁急弦索声背后游方云水道大声念唱:

如是古往今来啊。

飞奔!上窜下跳!

后来大家都记得那个温柔的,神明一样的官家。而如今琴心何在,剑胆成灰。

狐周周:

日为朝,

月为暮,

君为朝朝与暮暮。

一个新坑,讲述一些崇祯皇帝死后的故事。

可配合BGM食用:http://bd.kuwo.cn/yinyue/1566144

江河末白之话4

几天后白秋练和我席地坐在学校的天台上,几乎成了女高中生跳楼前标准场景。好在刚刚立秋,小卖部还有泡在水桶里的最后一茬西瓜。
于是本来有点凄惨的场景一下子就变成愉快的吃瓜会。白秋练说我瓜挑的不新鲜——就这一个了,我叼着西瓜回她。
——即使这样的瓜也比冰棍好吃,就是好在味道真实吧。色素味素乳化剂调出来的甜固然一时惊艳,但后味往往不免尴尬。大概是类似塑料制品的假。
白秋练笑道,我见过那么讨厌塑料的人,你是第一个。
重点不辨在塑料在“人”。
白秋练这段时间整个人瘦削了好些,不知是不是我军训完黑了半个色号的原因,她脸色几乎像在贫血。但这时她像毫不在意地笑,说——
嗳,真正的季候和好日子,你都没经过啊。从前我家里这个季节,一到月色好的日子就带了席子和酒坐到石矶上。瓜预先装进竹笼浸到江里。
“剖食之可消三伏暑气,目为之明。”白秋练夹了一句文言,像出自晚明小品。
然后呢,月亮上来之后可以听见水中间大鱼跃起的声音,江上风冷得早,像穿过身体的清澈水流。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什么意境,一个人对着月亮坐下看红裙子被照成银紫色。
她说,而大人坐在一起喝酒,玉烛令飞花令,天南海北的典故都掏出来了,间杂吹牛,传奇和老调重弹的道理。座上有时还会有洞庭龙君或西湖震泽君,只是我实在记不得他们的模样了——她说到这里,猝然打住了,只是用那双浅黑色有些透亮的眼睛看着我。
当时说者无心听者无意,直到最终以后我才在某个没有那么好月色的冬季夜晚想起当时的话。
——王尔德的渔夫说,那时候我才知道她是谁,又明白了她为什么对我笑。
而我当时好巧不巧地想起前几天找到的诗—于是念给她听:
阿伊奴,老叟
白眉熠熠,白须悬垂
铺陈茅草叠,簌簌覆屋外,穆然虾夷织
短刀於手,盘坐,研磨,目光凝重
虾夷岛之神,古传神后裔
逐步毁灭,行尸走肉
仲夏烈日,炫目迷离
唯剩游丝吐息。
白秋练还是在笑,若有所思又如同已然知晓末路将至——那种神情啊,像极了观看着壮伟楼船渐渐沉没。我读完最后一句时她叹了口气,说,我现在倒开始喜欢那首同生了,你知道吗——
人生不满百,长抱千岁忧。早知人命促,秉烛夜行游。她像宣示什么般慢慢说,
”岁月如流迈,行已及素秋。蟋蟀鸣空堂,感怅令人忧。”
阿煜啊,今天白露了,她说。
嗯?
夏天从今天开始,就是终将结束地过一天少一天了。

文手挑战-白描大法十题

也许试试看2589

辽:

1.用简单的语言描写一个人的外貌描写得活灵活现


2.不加过多修饰地描写极其富丽堂皇的场景


3.用非常直白的话表达非常纠结的感情


4.用旁观者的语气讲述一个悲伤的故事并能够引起共鸣


5.用平淡的语气讲述令人愤慨的故事


6.依旧用旁观者的语气讲述一段故事,不虐但让人看了五味杂陈


7.平淡地营造甜腻腻的氛围,然后讲一个悲剧


8.用最直白的话写出触动人心的语句


9.使用白描手法描写令人不适的血腥场面


10.用简单的语言营造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不写,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人想试试这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