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昨天半夜爬起来写的云间月第三回读后感【噫

烈皇乘云驾六龙,攀髯揽驭先文仲。”

   后来如同折翎黄鹄的士子这么说。无论如何,如果相信各方面的回忆录和民间说法,那些人最终是成为神明了。我是东南沿海的人,舟山和苏州都有朱天菩萨的庙,但是——

然而我想到的却是,天上有许多龙,许多在地上已经被摧折了的松柏和被焚烧的真言及证言,但陛下在时,那是这片山河上最后且唯一的龙。

而后来神明的车驾和德高望重的先生都远去了,那些一个时代末最为峣峣皎皎【按,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那个典故】的人随之离开;杜鹃鸟年年年年向北啼叫而明白它在呼唤什么的人越来越少;本应该在下一年推行天下的历法计算的都是另一种时代里沉涩凝滞留的时间,一代代人在其中沉睡并有意无意地忘却着海和海以外的世界。

最后一代“高贵的异教徒”飘零殆尽,而后来中国和东方的概念在他人眼中萎缩成落后和野蛮——

并且最终,十一二代之后的人忘记了一度煊赫的旧家声。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