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江河末白之话【2】下

【前文在白鳍豚那个tag里

由于后来白秋练以接近于锲而不舍地一本接一本来借书,一个月之后我们就混熟了。有一天我翻着毕业留言册突发奇想问她——你说,我们会不会之前就认识,后来不见面久了忘记了呢。

白秋练手下动作静了一下,她说,我倒是记得见过你的,你好小时候就见过。她伸长了身体和手臂去够一本书,身形让人想到猫,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即使长相声音都无迹可寻了,还是可以认出别人——白秋练这样说,背对着我我却感觉到她大概在微笑。

这不是接近妖怪啊那一流的东西嘛,我手下噼里啪啦打着字应这么一句话。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种不知算不算记忆的感觉有多荒谬或者怪诞,我的意思是,这样的事只应该发生在大家还相信妖怪和神明存在的那个旧时代,带着某种特有的,仿佛章回体小说绣像插图的画风。,秀丽又江湖,有种灵气。

  白秋练每次借完书再和我聊一会就自己一个人回去,无论多晚他都不让我送她回家——倒是给了我有点古怪的手机号——也不骑自行车,就这样有点不合时宜地一个人慢慢在街上走。白秋练说她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人过日子的样子,她说——清明上河图之所以珍贵,也就是因为它几乎化石式地保存了一个时代不可或缺的背景,以及在之后的时间中逐渐流变以至于面目全非的当时风物。这最难得,因为在当时,人们常常对这些的存在并不自知,如鱼之不见水。她的语气十分笃定,仿佛亲身经历过那种流变。

白秋练出门时我送到走廊上,窗外一只白鹭鸶飘摇不定,找不到落脚。她忽然转过头对我说,

“周鸢,我忽然就想到一句诗: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后来天气渐渐热起来,我到处去约别人游泳,然而每次都是我有兴致的时候他们正忙,这么一来,我反而会很有点惭愧地寻思是不是认识的这一圈里就我最闲。于是最终有一天我打电话不抱多少希望地去拉白秋练。意外的是,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本来想去室内的深水池,但是白秋练说室内的水面和水声显得很阴沉,而且。。极其罕见地露出了厌烦的样子,于是后来去了室外池。那天天气响晴,连游泳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阳光打在背上的灼热,阳光透过水就在池底显现出金色的波纹。

大概是放了暑假的原因,室外池人极其多,简直像把一块步行街围起来再放水。游个几米左右就要停下来避开戴着花红柳绿游泳圈的小孩子,大声攀谈的中老年大叔大妈,以及不按规矩还自以为技术良好的潜泳者。

但就算这样白秋练还是很有兴致,她的泳衣也是白色带一点深青灰条纹,是自由泳,身形匀称漂亮,仿佛划开水面的鲸豚类。夏季确实是日长如小年的神奇季节,游了一整场,出游泳馆的时候天色仍然响晴,地面一阵阵升腾着热气。头发出来时没有吹干,于是上面也蒸腾着带着洗涤剂味道的水气。

我们一前一后走在柏油路边沿上,树影来来去去,阳光炫目迷离。“我喜欢水,喜欢江河,”白秋练并不转过头,这样说“也喜欢书里湘君河伯和狄安娜那一类的神明。”

“这个组合吓得死诗人了,”我笑得几个月后回想起来特别没心没肺“你那么喜欢这类存在,有种说法是——也许你从前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就算那样,现在不也是不知主动被动地背离了原本同一阵营的山川江河。”白秋练背对着我,一边走一边说,“而且,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你看看现在的江,不要说神明了,这条江,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我想起挖沙船,那些说是转运但其实都倒进了江里的一船船垃圾,捕鱼的滚钩网和被扎得遍体鳞伤的白鳍豚尸体,还有螺旋桨和脊柱几乎被生生打断血肉模糊的濒死江豚——以及上游一座明明资金足够却不做任何调整来适应这条江,反而将其截断的坝。

—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人这一边立场上的代表,但我本来就不是坚定的“人”立场。

一次某个亲戚说——白鳍豚啊啥豚的有什么用要拨那么多钱保护,死了就死了呗,和苍蝇一样都是没意义的东西,反而能增加鱼的产量。鱼能卖钱,那种玩意能卖钱吗?

下面一片笑声,亲戚举着酒杯红光满面。也许这才是真正站在“人”这边的看法吧。

我忽然一阵干渴,但不是因为缺水。

而白秋练走在前面,轻轻唱着李后主的词——“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她有吴地的口音,脸上大概是站在江边望着黄鹤楼熊熊燃烧的那种神情,她唱——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白秋练唱歌的时候微侧了脸回望,树影斑驳间难以辨认,但她脸上真的就是怀念故乡的神情。
“游泳池里真当热闹啊,”她说,我想起从前的江。
然后又自说自话地加了一句,我有个表哥叫常雪江,水式很不错,喜欢各种各样的白扇子。
现在呢?我条件反射地问。
现在?白秋练随手把提着的袋子甩到肩上,现在好久不联系了,大概几年。
我注意到她脖颈右侧有颗榆钱大小的朱砂痣,在有些没血色的皮肤上像煞白瓷瓶子上画的梅花。
白秋练说,我们家在镇江那儿大概还有几个亲戚,其他的就都没音讯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