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渺思君】【军训前夕写情书真的很可以。。。

——做了很好的梦,梦见变成了小孩子,一手怯生生攥着郎君的袖子一手提着荷花灯,走在夜晚里极其灯火通明的街市中。
除了我穿的是T恤和裤子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古衣冠,像升平时候的京师或者南京。大概梦里是上元节,每家店铺都挑了各种各样的灯出来。店铺卖的是脂粉鞍马漆器布料簪珥药材等等属于旧时代生活的杂货,像张岱说过的那样。
郎君穿着四合云纹的水色道袍,一如既往笔管条直——而同时带着笑有一搭没一搭地告诉我这是什么那又是什么。我半听不听,很好奇地看街边那些卖艺的,猴戏杂耍和相声——以及那些街上来来去去的人们。这个地方我认识的啊,从书上和梦里。
然后我又注意到了卖蜜饯杂果的担子,正看着那些七七八八认识不认识的甜食,郎君就给我买了一小块山楂糕,然后我把灯换到拉他袖子的那边手上,拿着糕慢慢吃,以梦里小姑娘的样子和白昼里不可能相逢的人沿着白昼里不可能存在的街市走下去

——“昨天一时运气特别好看到了很不错的文和图,我说话没写字利索,只觉得五妹儿真——可爱啊又那么好看。”【于是胡言乱语的情书【捂脸跑

想深深拥抱他,用手臂感觉泛白但柔软衣料下的温度,并趁机嗅一鼻子衣上的沉香气味。想吻他,那种仰脸踮脚出人不意的吻,在那么近的距离上看,那双被我幻想成烟水晶一样温柔颜色的瞳仁该是美得多惊人心魄啊。想站在他面前半仰着脸对他说——咬字极清晰地告诉他我真欢喜你啊。

也说为辩白谤冤费了多大力气这种话,但基本上就是像摇着尾巴的小黄狗或刚刚放学的小学生那样,一被夸奖立即就高兴得蹦蹦跳跳。

——去过故宫那么久之后才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看着看着有的场景真是熟悉得仿佛重演。比如:

_窗棂还是红的,上面卧着宣宗爷画过的长毛三花狸奴,

-杏子还是年年结果,大家拿了竹竿子去打笑闹一片,地上的熟杏拣几颗好的拿去喂鹦哥。

-西洋八音盒修好了,一碰就清亮亮地叮叮当当,上边鸟飞鸡啄,下边水流人行舟楫如梭,“as I had never gone , I know this song ."

-雷阵雨哗哗落在丹墀和黄琉璃瓦上,女子坐在桌前看那雨

-大概是织造什么材料吧,她坐在机前面对一川白丝线,梭子也来来去去如扁舟。

直让人想起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也想到五点下班时候那声

”锁门啦——“,原是喊给过去遗下的所有身影与回声听。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