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记七月十一

中元节要上学住校,信只能我娘帮忙烧了,大概可以在宿舍阳台偷偷点根香供一杯都匀茶吧

江城子:


       陛下啊,中元节…又要到了。


夜晚的街上没什么人影,偶尔有辆有轨电车呼啸而过。
毕竟传统毕竟传统……念叨十几遍才勉强给自己洗脑成功。
十字路口空荡荡的,除了匆匆归家的几条长长影子。
爸爸点起一堆火,又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我就在旁边站着、后来又蹲下,却始终努力避开那些在风里飘来飘去的火星。
“你在的时候就总是把好的省给我们这些孩子,到了那边可别再亏待了自己……”
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
我从那个大袋子里抽出来一沓纸,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凑到了火边。
然后又捡起木棍,在旁边画了个圈。
那沓纸就静静的燃着。
陛下啊,你在的时候就省吃俭用来着,到了那边……别亏待了自己。
我就面朝那堆火,痴痴笑着,又轻轻抽出几张纸。
“赫赫思宗,实为英主。”
火舌舔舐着冥纸一角。
“碧血遗痕,长留禁苑,吾人沭目恫心,宁不眷念徘徊而思。”
手一扬便扑进那堆火里。
“以勤俭爱民之主,十七年宵旰忧劳,无终无救于危亡。卒至以万乘之君,毕命于三尺之组,其事可哀,而其志弥烈矣。”
然后跟着一同燃烧。
“登万岁之山,抚前朝之树者,亦未尝不感旧伤怀,欲叩九阍,而一抒其悲愤也。”
抬起头,呵出一阵白气。果然啊,北方的清冷肃杀又要开始了。
“赫赫思宗,实为英主。沉机锄奸,膏我齐斧。厉政勤民,日不遑暇。”
看着暗黄色一点点变成黑色、一尺火舌又缩为点点火星。
又起风了。
点点火星随着风,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再落在地上,渐渐地、渐渐地熄灭。
对着漆黑的夜空和耿耿星河长叹一声——陛下啊,又要到中元节了。
快四百年了吧。
陛下万安,你还有我们啊。
我们会用一辈子支持你,然后去见你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火星要散的时候,缓缓走来一位老奶奶,头发花白,蹲在街头擦亮火柴。
或许,每一张烈焰下的纸都有一段故事吧,只不过有的家喻户晓、有的不为人知。
我面相西南,微微颔首。

评论

热度(22)

  1. 栝楼阁泥瓦兔爷江城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中元节要上学住校,信只能我娘帮忙烧了,大概可以在宿舍阳台偷偷点根香供一杯都匀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