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江河末白之话3 .1

后来我无数次想象,在我和白秋练去游泳那天夜里,大概这个城市某个研究所里那条白鳍豚,也是一如既往孤零零在水池中间浮着。白鳍豚,他们很聪明,像海豚一样都会在睡眠时用一半的大脑做梦,这一条呢,梦见江河,梦见那些从前死去的同伴,梦见划破波澜的灰白色背脊,梦见风雨里的素车白马,猿啼和川江号子,梦见长江流远梦,短楫拨残星。
而当时,那之后的几天我追溯着自己的直觉把家里所有关于河湖和妖怪的书都看了一遍,从湘妃到河童。而白秋练这个名字并没被提及,仿佛一张浮现在背景之上的瓷白色面容。
安静舒朗但又格格不入。
倒是找到了尔雅里面对白鳍豚的介绍,
体似鱏, 尾如居鱼.腹大,喙小,锐而长,齿罗生,上下相衔.鼻在 额上,能作声,……胎生,健啖细鱼。大者长丈余,江中多有之。
多有之啊,相较何其讽刺。
合上书枕着手臂往后一倒,顿时被平白一片的天花板占满视野。我想象那时候的长江,仿佛要把白秋练的话和那些印象扩大具象成一场电影。
扁舟和鸬鹚,客船楼船和上面管弦鼓吹,巴东三峡巫峡长,两岸连山,山上有会唱歌的山鬼和长臂猿,有千年以来从未见天的林下那片黑暗,我几乎闻到了草木腐烂的清凛气味。而山下浩浩江河一路东去,白鳍豚的背脊在浪中闪烁明灭,引船只穿过浅滩。
直到幻象里的某条鱼扑喇一跃把我惊醒。
失向来之烟霞。

评论(1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