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费奥纳骑士团 | 背景、人物、梗

我凭本事坠的机:

凯尔特人


研究偏向凯尔特不是一个单一民族,而是对具有相同语言和文化的多个部族的统称,也有说公元前400年它们联合成了某种军事联邦性质的帝国。


公元前5世纪到前4世纪一度主宰中欧,统治范围跨越高卢、西班牙和大不列颠群岛。后来各种入侵被入侵、同化被同化,目前文化在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高地还存在不错的身份认同。


公元前334年亚历山大大帝(没错就是那个大帝)东征的时候,和凯尔特人签下契约,确保他回来时还能继续统治希腊。当时大帝问,“你们凯尔特最怕什么?”使节:“天塌下来我们还是怕的。”


身材高大、皮肤白皙,一方面浪漫诗意、一方面勇猛好战,有酗酒的传闻。《古奥里劫牛记》里战士的誓言是这样的:“天在上,地在下,海水绕四方。除非星子坠落砸倒我们的帐篷,地动山摇使我们无法安营,海水吞没这个世界,否则我们绝不退缩。”[1]




凯尔特神话


凯尔特神话最初由吟游诗人口口相传。


吟游诗人会演奏着竖琴讲述这些故事,同时各自编一点新的,编得好的会被其他吟游诗人传唱。如果有很多吟游诗人就同一个角色编故事,最终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英雄史诗,比如汪酱的故事就是这么来的。但由于是共同创作的产物,串人设、抄梗、设定冲突、ooc不可避免。


这种由多人创造和转述的东西,本身很难自洽,在不同地区会分裂出不同版本,各自偏向喜欢的英雄,后世还存在宗教目的的改写,所以追求一个“权威”的版本不太现实。


某种意义上,只要吟游诗人不死,这些故事就能永远发展下去吧。手执竖琴你就是神话的缔造者。




费奥纳和其他故事群


凯尔特神话里有三个主要的故事群。


第一个是神话故事群,主角是达纳神族(Tuatha De Danaan),其中一些角色成为了后续故事群里的神。



↑不是她虽然她也很强


第二个是赤枝/乌尔托尼恩故事群,大约在上个故事群约1700年后,汪酱中心。这些故事可能有真实历史。


第三个费奥纳故事群,和上一个相隔大约200年,芬恩中心。由于故事的主要讲述者是莪相所以也叫莪相故事群。




如果说第一个是神话,第二个是英雄史诗,第三个——按某些说法——是“罗曼史”orz……


似乎因为第一个怪力乱神,第二个血雨腥风,第三个则是一群人在风光明媚草长莺飞的土地上滋润地吟诗打猎到处跑,偶遇仙女啊、巨人啊、巫师啊、矮人啊的奇幻冒险故事。


总的来说费奥纳骑士团的故事非常受欢迎。一方面这种一小队人到处冒险的题材一般不会太难看(比如秀X魔导士啊、宇X刑警啊),另一方面故事里的人物设定更加贴近人性,你犯过的蠢他们也犯过,偶像包袱这种东西不存在的,没有哪个角色是无暇的,大家都有吹点有黑点。


相较之前的故事群,费奥纳传说更浪漫,可能当时的凯尔特人们过得更滋润,所以对诗歌、音乐更有追求,比如团长有12个乐师。同时在当时,诗歌被认为相当于一种智慧,所以智慧的鲑鱼的副作用是诗歌力(认真的),以及作诗也是费奥纳入团考核的一项。[2]




除这三个故事群之外,其他也有一大堆零散的故事。




费奥纳骑士团


骑士团


首先骑士团的性质可以说是一群接受军事训练的男性向君主提供武装力量并换取土地作为酬劳。骑士精神是一些非正式的自我规约制度,团和团之间各不相同,普遍认为在1170-1220左右产生。[3] 但骑士们的行为也并不一定符合现代三观里的高洁和正义,中世纪骑士相关的扒皮可以看→【bbc中世纪生活骑士篇




费奥纳


(Fianna)的意思是“战士团”,主要包括两个部族的成员:巴斯金(Baiscne/ Baskin)和莫纳(Morna)。


一开始巴斯金部族的组长、芬恩他爸Cumhaill是费奥纳的首领,但高尔率莫纳族阴了他,追杀了巴斯金族人,成为了费奥纳的新首领。遗腹子芬恩长大后保卫了至高王康马克的王城,康马克依照承诺把费奥纳给他了。康马克让高尔选择服从芬恩或离开侍奉别的王,高尔选了前者。


费奥纳的成员不仅有战士(包括女战士),也有德鲁伊、医生、乐师,还有专门训练战士的培训人员。


费奥纳的主要日常工作,一部分是为国王效力:对外抵抗入侵者和掠夺者守卫所有爱尔兰的海岸线,对内打击犯罪团伙。另一部分则接受各种委托在仙境里降妖除魔。


费奥纳经常被认为是圆桌的原型,也有人觉得后者的骑士精神脱胎于前者。我不完全调查下来觉得可能是这样:



  1. “骑士团”早期是一种国王或领主的雇佣兵的形式,一开始并没有“骑士精神”这种自我约束,武力是第一生产力。比如乌尔托尼恩故事群里,主要还是赞颂大英雄库丘林的勇武。


  2. 费奥纳时代,芬恩规定费奥纳不仅要在武力上超群,在道德上也要高于群众,还要会作诗,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甚至制定了守则和入团考核。那时候人们对“骑士”开始有“精神”要求了。


  3. 亚瑟时代,“骑士精神”盛行。



总的来说是一种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符合社会需求,毕竟武力值高的人没有自我约束很可怕的。




费奥纳的陨灭


费奥纳在康马克在位时期风头无两,但在康马克的儿子卡布利继位后被针对了。卡布利联合几方势力发动了对费奥纳的战争,高尔带领莫纳族倒戈,最后鱼死网破,据说打得爱尔兰没剩多少男人了。


关于骑士们的结局,一种说法是他们沉睡在某地。当战号吹响三次,他们会苏醒过来再次保卫爱尔兰。




团长


虽然费奥纳的首领起码有过三个,但整个神话里费奥纳几乎等同于芬恩。


一方面你会看到所有前来求助的、邀请的,都是直接冲着芬恩本人而来,因为他的意志就是费奥纳的意志,费奥纳做什么、去哪里,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费奥纳们效忠他,他效忠康马克,所以费奥纳才效忠康马克。康马克表示情绪稳定。


另一方面,“随着芬恩的出现,费奥纳战士进入了光辉时代;这光辉也随着芬恩的死亡而逐渐消失”[4],所以你可以说芬恩的历史就是费奥纳的历史,因为在团长之前和之后,他们都太多历史可吹了。




入团考核



  1. 跨跃一人高的树棍,飞快地从高及膝盖的树棍下钻过,并用一个指尖拔掉脚中的一根刺——这一切都必须在快速奔跑中完成 


  2. 地面上挖一个至腰深的洞,站在里面躲避9个武士用9支长矛从10张犁宽的距离射击,不能受伤


  3. 将头发结成发辫,让费奥纳勇士追赶着跑过森林,不可踏到林间枯枝,不可被追上,发辫不可凌乱,持武器的手不可颤抖  


  4. 熟读诗歌十二书,并能自行创作吟诵韵诗


  5. 不得从妻子处取得嫁妆,不能欺辱弱者和女人 [5]





费奥纳的格言


纯净心灵(Glaine ár gcroí )、 强健肢体(Neart ár ngéag) 、言出必行(Beart de réir ár mbriathar)[6]




行为守则



  • 如果猎犬没有犯错,不要打它;如果没有确定妻子犯罪,不要上告。


  • 战争中,不要多管闲事。


  • 不要责难权贵,不要与人争吵,不要理会疯子或邪恶之人。


  • 对妇女、小孩、诗人温和亲切,对其余的人也不要施以暴力。


  • 不要自吹自擂;不要妄自菲薄、轻言放弃;不要顽固不化、固执己见,除非所言之物切实可行。


  • 一生之中,无论为了首领、金银、还是其他尘世的奖赏,都不可背信弃义,背离立下的誓言,抛弃保护的对象。


  • 长官不能虐待下属,那不是文雅之人应做之事。


  • 不要道听途说、捕风捉影;不要滔滔不绝、挑剔苛刻;不要惹祸上身。


  • 不要常去酒馆,不要对长(才发现这个是敏感词的只有我一个吗)者吹毛求疵,不要与小人为伍。


  • 免费分发自己的东西,对朋友、部下不要吝啬。


  • 坚守岗位、紧握武器,直到战争结束。


  • 多给与,少拒绝,带人温和。[7]







德鲁伊


也可以叫祭司,这些朋友们的工作就是沟通自然和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因为神话里牛鬼蛇神们确实存在,所以这是个严肃的、需要累积经验和研究的工作。


德鲁伊使用的自然力量,要么用来杀敌、要么用来自救。[8]


比如格兰尼和迪卢木多的故事里团长掌握的德鲁伊技能,就是他掬起的水有差不多一道令咒那么大的奶量。据说他还会事先把这些水装水囊里随身携带(来自鲑鱼的鸡贼),和敌人打到伤血来一口,达到让对方心态瞬间崩溃的目的


但这种设定只在少数故事里有体现,或者说我只在迪卢木多和格兰尼的故事里见过这个设定,毕竟挂太大了。其他故事里他被杀,就会死,同时也没有能力救任何人。






康马克 (Cormac Mac Art)


费奥纳时代爱尔兰的统治者。当时爱尔兰各地有自己的王,康马克则是他们统一的high king(至高王?)。


可能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智慧、勇敢、温和、理智”,在位40年,非常贤明,治下的爱尔兰非常繁盛。


也是拥有很多传奇冒险故事的英雄人物。当时编好一个冒险故事的吟游诗人可能会犹豫一下到底把故事给他还是给芬恩。他跟芬恩的人设某种程度上非常像,迷之符合了同一种口味的感觉。你很难想象一个君王坐视领土最强武装力量效忠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日子还过得美滋滋。但康马克和芬恩相处得相当和平。


另外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海神玛纳南的妻子曾经拐过汪酱。而玛纳南自己就比较厉害了,他拐了康马克。虽然最后还是把他送回来了还送了他一个测谎杯。[9]




死得比较可惜,被鲑鱼鱼刺呛死。又是来自鲑鱼的神秘力量。






高尔(Goll Mac Morna)


“一个人为了生命而生存,而不是为了荣誉。”他的这句话差不多可以概括他整个人。


带领莫纳族夺权,又带领莫纳族叛离。emmm起码对莫纳族来说这个族长大概还算靠谱?


原名Aedh,因为和芬恩他爸的战斗中被刺伤一只眼,所以就被叫Goll(独眼)了。被称作“狂怒的狮子,肇端的导火索,心灵的大师”。芳心纵火犯?


虽然功利了一点,战斗力还是很可靠。一次芬恩和费奥纳们陷在女巫的洞穴里时,就是高尔把他们救出来,又接受了追杀上来的女巫的挑战。他也因此娶了芬恩的女儿。



And then she stared fiercely at Fionn.


"I demand a combat," she roared.


"It is your right," said Fionn.


He turned to his son.


"Oisín, my heart, kill me this honourable hag."


But for the only time in his life Oisín shrank from a combat.


"I cannot do it," he said, "I feel too weak."


Fionn was astounded.


"Oscar," he said, "will you kill me this great hag?"


Oscar stammered miserably, "I would not be able to," he said.


Conán also refused, and so did Caelte mac Ronán and mac Lugac, for there was no man there but was terrified by the sight of that mighty and valiant harridan.


Fionn rose to his feet. "I will take this combat myself," he said sternly.


And he swung his buckler forward and stretched his right hand to the sword. But at that terrible sight Goll mac Morna blushed deeply and leaped from the ground.


"No, no," he cried; "no, my soul, Fionn, this would not be a proper combat for you. I take this fight."


"You have done your share, Goll," said the captain.


往上三行那个“my soul”你们看到了吗!!


概括一下大概这样:


女巫:但求一战。


芬恩:没在怕的。我们谁去应战,莪相?


莪相:不了我其实有点怕的。


芬恩:奥斯卡?


奥斯卡:我觉得不太ok。


芬恩:行吧那我自己上了。


高尔(蜜汁脸红):不,你不能去!我来!



"Enchanted Cave"




他和芬恩之间很复杂。他为了族人的利益追杀芬恩的家人,哪怕芬恩的母亲带他逃走了,多年后高尔听闻这么个孩子后,也依然尝试追捕过他。


但他并没有针对芬恩个人的仇恨,不如说还挺喜欢他的。



they loved every hair of Fionn's head more than they loved their wives and children, and that was reasonable, for there was never in the world a person more worthy of love than Fionn was.


Goll mac Morna did not admit so much in words, but he admitted it in all his actions, for although he never lost an opportunity of killing a member of Fionn's family (there was deadly feud between clann-Baiscne and clann-Morna), yet a call from Fionn brought Goll raging to his assistance like a lion that rages tenderly by his mate.


最后那个mate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最后那个意思




功利主义者有时候也挺好的,单纯又耿直。


相爱相杀也是很好很好的。






柯南(Conan Mac Morna)


上面高尔的兄弟,性格完全不稳重,高大的光头。


这大宝贝戏太多了,我严重怀疑他没有通过入团考核,费奥纳收他是为了图个喜庆。


屁股上有一块皮肤是羊皮。



某次闯入魔法小屋时屁股黏在椅子上逃不出来了,大家不知道怎么办就往他身上拍了块羊皮,之后它就一直长在他身上。


那块羊皮长势喜人,日常供费奥纳们褥了做做织物,很够。



"Conan [258]" 


喜欢搞事。



仙境里的某位国王有次用一匹母马劫持了包括柯南在内的13个费奥纳,让他们帮忙抵抗敌人。找过来的芬恩和其他人也加入到队伍。


任务完成后国王:“要怎么报答你们呢?”


芬恩:“你也为我效力过,算扯平吧?”


柯南:“不行不行我不要面子的啊?我要求放13个仙女在母马上,尾巴绑上国王和王后,它怎么把我们带过来的就怎么把你们带出去。”


国王(对芬恩蜜汁微笑):“你养的都是些什么宝贝?”



"Conan [291]"


嘴贱。



芬恩一行人受诅咒被困宫殿,迪卢木多和法沙两个人守卫河滩,困在宫殿里的柯南让他去敌方宴会上偷点食物和酒来。


迪卢木多:“一大波敌人想取你狗命而我们只有两个人守这里你能不能读点空气。”


柯南:“如要求你的是个金发美人你肯定颠颠地就去了。现在你就是想看我饿死在这里。”


迪卢木多:“好了别说了我给你去取。”



"Quicken Trees" 






莪(é)相(Ossian)


莪相是芬恩和萨博的儿子,战士和著名诗人,名字的意思是“小鹿”,原因之后讲。费奥纳的故事一部分是由他向后世讲述的。


他之所以能穿越到300年后,是因为某天青春之国的公主南木(Niam)找到他说喜欢他,问愿不愿意跟她走。莪相同意了,“我愿意与你一起走到世界的尽头”。随后公主就趁费奥纳们不注意,招了匹白马带走了他。“我的意中人是个绝色美人,有一天她会骑着雪白的骏马来娶我。”


莪相在仙境待了三周,有点想家,公主就送他回来,并要求他不要下马。但他看到一群操劳过度的人在试图搬动一块巨石,就伸手帮了他们。


人们发现他“比一般人都高大得多,有着冰蓝的双眼、棕色的皮肤、红润的脸颊、珍珠般亮白的牙齿,头盔下是一簇簇光亮的头发。”白皮芬恩和白皮萨博的儿子拥有烧肌,我怀疑你去的是夏威夷。


结果抬起巨石后马鞍断裂,莪相从马上摔下,猝不及防地变成了一位老人。


那时他们住的阿兰山已经一片荒芜。






基塔(Keelta mac Ronan)


也是以为诗人。他很厉害,他靠自身素质活到了莪相归来的时候还见到了他。费奥纳的另一部分传说来自于他。


当被问起费奥纳是如何变得这么光荣而强大时,他说因为“我们心中的真理、我们身上的力量、和我们所说的话语”。有点怀疑费奥纳的格言是这么来的。


那之后,有次他帮助仙人们退敌后问仙人自己还会活多久。仙人说17年,又问他,作为报酬要不要我们帮你重回青春啊?


基塔:“不,因为那样我就会披着用魔法变来的外形,而摈弃我原先真实光耀的外形了。”


思想觉悟超高。






萨博


团长的妻子,是一个好不容易从变态身边逃出来,以为得救了,结果又被绝望地抓紧深山里的苦逼孩子。


故事是这样的:


芬恩打猎的时候遇见一只小鹿,他的两条猎犬绕着它玩耍,芬恩就把鹿带回了阿兰。结果半夜醒来发现有人进来了。Master别慌,不是清姬


是个很漂亮的貌似年龄不大的妹子(she was not a woman, but a young girl),叫萨博。时代原因我们先不谈坐牢的事吧。


萨博说三年前她被仙族一个黑皮巫师(名字翻译到英语很直白地叫Dark,Fionn的反义词,是不是故意的w)尾随,他利用巫术从各个地方监视和骚扰她,被她拒绝后又把她变成了鹿。


后来他的一个奴隶放走了她,告诉她只要到达芬恩在阿兰的宅邸,咒语就能解除,所以她来请求庇护。团长答应了,说这个ストーカー从此就是我们的敌人了。


然后妹子表白了,超级甜。



“他要我嫁给他,”她说,“但我的心里只有我的英雄,所以拒绝了他。”


“那是你的权力。我发誓如果你的心上人还活着、也没有结婚,我会努力让他娶你。”


“他没有妻子,但你对他做不了主。”


“这片土地上,除了至高王和国王们,其余我都能说了算。”


“谁能命令他自己呢?”


“你的意思是你找的人是我?”


“你就我爱的人。”


“这是个好消息。从你推开门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你,你心有所属的消息仿佛在我心上插了一刀。”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感情很好。



"She is always new," said Fionn. "She is always better than any other woman; she is always better than herself."



团长向家里的人提起萨博时,不叫名字也不叫“我的妻子”,而是叫“the flower of Alan”。所有谈话里萨博的第三人称都是“the flower of Alan”。蒂花之秀了


但秀恩爱终将被那啥,他们的结局非常可怜。


团长去都柏林海岸保护当地的爱尔兰人,在他们胜利后,为了早点见萨博,他扔下庆祝的费奥纳们一个人往回赶,但萨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他。


管家说他离开后的第二天,守卫在城外发现一个和他很像的人影,带着他的两条猎犬。他们觉得仗没打完芬恩不可能回来,但拦不住飞奔出去的萨博。


结果那个人影在碰到她时把她变成了鹿。那只鹿试图跑回来三次,都被猎犬叼着喉咙拖了回去。最后等城堡里的人追出来,他们已经消失了。


之后的七年里,只要不在打仗,芬恩都在找她,只带着Branh和Skolawn两条猎犬和它们的孩子,因为萨博说她变成鹿后只有它们不会伤害她。


七年后,五条猎犬发现一个男孩,它们保护着他、和所有其他的猎犬战成一团。芬恩把他带了回去。男孩长大后说自己在一个山谷里长大,只有一只雌鹿陪伴他。一个黑皮巫师时不时过来和鹿说话,有时恳求有时愤怒。最后他用榛木棍打了她,施咒让她不得不跟他走。之后没有人再见过萨博。按我们本土说法就是“嫁给大山”了吧……


芬恩给儿子起的名字叫莪相,意思是“小鹿”。






费奥纳打拐团


很多仙境和人间的王国在抵御不了外敌的时候就会找芬恩,打完后给个好评。费奥纳就这样声名在外,迎来了两位妹子的投奔。


第一位就是后来成为芬恩妻子的萨博。


第二位妹子也是差不多的缘由。


她叫Vivionn,有蜷曲的金色长发和令人神魂颠倒的美貌,来自女儿国且很有钱,大金链子拇指粗,黄金头盔镶满钻。


同时她是女巨仙——费奥纳们“看到一个塔型的东西朝他们移动过来”。所以                                      

                                                         体型大概介于羽蛇神和提亚马特中间这样?


她被违背意愿许配给邻国的王子,于是从渔夫那里吃了费奥纳的安利——“首先他们能打,其次他们团长来者不拒”,觉得靠谱就跑过来找芬恩了。对费奥纳的团体性质产生怀疑。


但这妹子比较惨,她话都没说完就被尾随来的未婚夫蹲草丛里偷袭身亡了。费奥纳追杀到海边但还是被他乘船跑了。


总结一下我们不难发现两千年来人渣追妹子的方式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绑架,家暴,得不到就一刀捅死。


所以在当时,费奥纳因为自身的战斗力,给群众的印象是一个绝对的安全圈,只要得到他们的庇护就没有人能进犯。同时也因为芬恩来者不拒,这个团在打拐和反家暴方面也很有潜力,给我的感觉大概比现在警察叔叔稍微靠谱一点。






迪尔德丽和纳伊西,格兰尼和迪卢木多


说到婚姻不自主这里插个著名悲剧。


迪尔德丽的故事来自汪酱故事群(然而汪酱并没有出镜),可以认为是刷子和公主的故事的前身,但迪尔德丽这个人物悲剧色彩更重。



迪尔德丽出生时被预言:1、会长成全境最漂亮的妹子;2、会嫁给一个国王并导致乌尔斯特的毁灭。


这里介绍当时汪酱效忠的王,康纳。


康纳的父亲是乌尔斯特的国王,母亲叫那撒。国王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他死后继承王位,也想娶那撒。那撒开出的条件是让年轻的康纳统治国家一年。结果康纳国王当得出类拔萃,贤明得大家不想让他离开。于是他叔叔觉得自己其实更爱玩一点,本来也不太想当国王,就把王位给他了。


叔叔就是小刚。




回到迪尔德丽。


吟游诗人:现在我要挑一个小朋友来背梅芙攻打乌尔斯特的锅,到底是谁这么幸运呢?(看向康纳)


于是康纳在听到迪尔德丽的预言后做了个决定:他要把迪尔德丽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然后做他的童养媳。


凭良心讲,当时在场的战士们第一反应是杀了这个婴儿,所以没有国王康纳的阻拦,迪尔德丽不会活着。


之后迪尔德丽和奶妈与世隔绝地住在一起,直到有一天,迪尔德丽从窗外看见一个人长得特别好看,他“头发像鸦羽一样黑,皮肤像雪一样白,脸颊像血一样红”,这个人就是纳伊西,赤枝骑士团的一员。


奶妈很疼迪尔德丽,不想让她嫁给当时年老的康纳,于是放她见了纳伊西。她求纳伊西带她走,纳伊西一开始不肯,后来禁不住她苦苦哀求,同意了。


康纳追了他们多年,后来觉得他们逃亡得可怜,打算原谅他们,让弗格斯把他们接回来。弗格斯一开始打算亲自护送,但后来被人用geis带去喝酒,就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护卫。


但康纳最终变卦,买通一个儿子杀死另一个,活捉了纳伊西。他把所有人叫来,挨个要求他们砍下纳伊西的头。所有人都拒绝,直到欧文下了手。


康纳把迪尔德丽带回自己的宫殿,整整一年她都没有笑过。后来他问:“世界上你最讨厌的人是谁?”迪尔德丽回答,你和欧文。康纳就让她和欧文去住一年。


然后她从马车上跳下,撞死在石头上。



"Deirdre and the Sons of Usna [195]"




迪尔德丽的故事编得相当精巧,是乌尔托尼恩故事的重要线索,不仅引出梅芙对乌尔斯特的战争,也应验了玛恰的诅咒——弗格斯回来听说后气炸,与康纳决裂,发誓用战争报复他,于是投奔了梅芙,一起密谋攻打乌尔斯特,也因此不得不和汪酱对上,但他们约定互相做假动作




但同样的梗放在费奥纳故事里就一言难尽了。


如果单独看这个故事,团长的所作所为很恶心,费奥纳团员包括他儿子莪相和孙子奥斯卡,果断对他幻灭,最后军心离散,一败涂地。


但所有其他故事,不管发生在这件事之前还是之后,包括芬恩死后多年,年老的基塔和莪相这两位神话的主要叙述者回忆起时,都没有提到这件负面影响重大的事,对他们团和他们团长只有一以贯之的吹。


同时,直到莪相前往青春之国和奥斯卡战死,他们始终是忠诚于芬恩的无畏战士。另外,其他故事里也没有出现“团长能奶”这种设定,所有他不希望死的人都妥妥地死在他眼前了。


一种解释是费奥纳故事群有两个故事枝,一个团长中心,一个高尔中心,两边互相抹黑对方(几岁?),所以这个故事来源于高尔故事枝。我觉得靠谱,我只有一个疑问,你们那么喜欢高尔为什么不让他当团长?对他好点啊……


还有某些学者编神话集的时候因为“inconsistent”把它踢出去了(宝宝委屈)。



There is one important tale of the Finn cycle, the Pursuit of Dermot and Grania, which I have not included. I have omitted it, partly because it presents the character of Finn in a light inconsistent with what is said of him elsewhere, and partly because it has in it a certain sinister and depressing element which renders it unsuitable for a collection intended largely for the young.(关于后半个理由,同系列里迪尔德丽的故事还在,莫双标……)



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171). Rarebooksclub.com. Kindle 版本. 




其实如果迪尔德丽直接插在费奥纳故事里,我觉得她应该还是会去找团长(费奥纳挥之不去的妇联形象完全是芬恩自己造成的)。然后团长为了团员的幸福和康马克对上——并对不上。


康马克:算了算了。
芬恩:消消气消消气。


他们两个人之间真的稳,一般费奥纳这种过于强大军事力量很难为一个君王所容,不要说芬恩实际几乎一人之下的权势是当时所有人的共识。但康马克心理素质很好,在位期间就是没有动他们,而芬恩也始终效忠于他。两个人手拉着手拥护和平,拒绝内乱,坚决把矛头对住外来势力。


不管怎样我觉得团长和康纳真的可以坐下来谈谈人生。康纳我可以理解,虽然恶劣,但不这么做故事要编不下去,锅不得不背。芬恩你自己想想为什么老是被针对。






一些女性角色


“他们像对男人那样判断和对待女人”



“她是盖尔诗人们喜欢描述的女人的典范。温柔和谦逊一点都不是她们的特点,她们过着凶残的生活。像斯卡哈和爱珐这样的女武士随处可见,激怒她们实在太危险了。盖尔诗人不愿把女性和男性分开叙事,因为他们在很多方面都饱含了骑士的浪漫想法(跟后期广为流传的骑士浪漫应该不是同一种)。他们像对男人那样判断和对待女人,不是作为劳工,也不是看作女神。我们清楚地知道在历史上,她们和男人同上战场,这种习俗在公元6世纪才逐渐消失。”



《凯尔特神话传说》托马斯·威廉·罗尔斯顿,p.156




上面段是书的作者提到梅芙时表达的观点。


费奥纳神话里出现过的女性形象,柔弱有之,彪悍有之,凶恶女反派也有,同时费奥纳里也有女战士。


那时候女性受到的压迫也并不主要来自社会对她性别的偏见,而是和所有人一样,来自权威和武力,输只输在拳头不够硬啊


比如,我们假设养大迪尔德丽的不是普通奶妈而是斯卡哈——



康纳:




由于当时针对性别的压迫很小,所以妹子们的性格还是挺自由的,往哪个方向自由的都有。这里介绍几位相关的。




穆那(Muirne)


白颈的穆那是芬恩的妈妈,银臂努瓦达的孙女。


银臂努瓦达曾是达纳神族的王,在战争中失去了右臂,后来医师用银子给他打了一条,没错是你见过的那条的同款。



丈夫死后,穆那逃走生下芬恩,把他扔给了仙女教母们,然后离开,嫁给了隔壁某国的国王。当时费奥纳应该还没有“善待女人和小孩”这种道德要求。


除了婴儿时期,芬恩应该只见过她一次,在他六岁左右。王后华丽地驾临了他们的小屋,和仙女教母们聊了很久,然后紧紧抱住他,流着泪亲吻了很多次。


芬恩在离开了仙女教母们后,问询过她的下落和状况,听说“她仍然和国王在一起、过得很好,莫纳族也放过了她”后,说:“那莫纳的儿子们欠我的债就少多了。”[10]


所以妈妈是勇敢的妈妈,他们即使没怎么见过面,也是互相爱着的。




格兰尼(Gráinne)


如果迪尔德丽仅仅是好看,那么公主不仅长得好看,还非常可爱,磨人的小妖精一类的。但她和迪尔德丽、萨博不是一种人设,不应该往反抗压迫那方面吹。


迪尔德丽和萨博是妥妥的身不由己、而公主一开始就有选择权,跟反抗压迫没半毛钱关系。如果她照实说想嫁别的人,芬恩说不定还能支持一下,毕竟他对这一类妹子提供的是无条件庇护,比如接收萨博时“你在这里是自由的,没有人会强迫你什么”,哪怕他喜欢她。再说康马克不止一个女儿他不会换一个吗。我不会告诉你有些版本康马克真的包售后换了一个(叫Aillbe)。


再比如纳伊西是被迪尔德丽的哀求打动,格兰尼……用权威光荣翻身成为压迫方了吗orz。。。


如果我们性转一下看这件事,就是一个男人以为自己娶的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结果发现是个老女人,就在结婚之夜携年轻貌美的小姨子跑了。







话是这么说,但可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格兰尼的魅力在这里,不像梅芙那么猛,也不像迪尔德丽那么刚烈,她是个《一夜风流》里艾丽那样的小仙女,任性、冲动,但当她站在你面前,你根本无法抗拒,就像盖茨比不能抗拒黛西一样。


顺便《一夜风流》讲的是个无论人设还是剧情都相似度80%的故事,还是he,还有克拉克这种神级帅哥卖蠢萌正直的骑士人设。不来一发吗朋友。




关于格兰尼的结局有各种版本,无外乎你能想象的那些。更现代一点的改编里她复了仇,古典结局她跟团长回去了。


但神话这种云编写的东西难免有不自洽。比如刷子和团长讲和后,格兰尼说她不会满意,直到“爱尔兰最优秀的两个男人,即阿特的儿子康马克和库之子芬恩在我的家里受到款待”,“谁知道呢,我们的女儿说不定会因此选中一个合适的丈夫呢。”


…………


是、是指他们的臣子和部下对吧?对吧??




费奥纳对她的态度也很有意思。我原先以为他们支持刷子带走格兰尼,其实都挺欣赏公主。后来发现神话里他们的表态,无论是支持迪卢木多离开,还是斥责芬恩见死不救,都是对着刷子而非公主。仔细一看莪相一开始拒绝带走公主,公主回来后他们居然又嘲笑她,我觉得这种做法不太地道,但他们应该是对她和男性一视同仁了。所以刷子才是你们的宝宝吧我明白了。




米路卡(Milucra)


查到的时候我才发现之前的年龄操作居然和神话撞梗了。


埃妮(Aine)和米卢卡是一对姐妹,都喜欢团长。有天埃妮说自己永远不会喜欢银灰头发的男子,米卢卡就心生一计。


她对一个湖施了魔法,然后用一只鹿把芬恩引过来,自己坐在路边哭。芬恩问她怎么了,他说自己的金戒指掉湖里了,求芬恩帮她找。


芬恩在湖里找到了戒指打算先递给她,结果她跳进湖水里消失了。芬恩觉得不对,上岸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老头,非常虚弱的那种,连自己的两条猎犬都认不出他来。


人们找过来只看见一个老头,问他有没有见过芬恩。最后团长找到基塔(思想觉悟很高的那个),基塔才终于认出他。


于是费奥纳们用担架抬着他(团长不要面子的吗)找到了仙丘,一直挖了三天三夜才挖开了洞穴。一个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捧了红金角斛给芬恩。芬恩喝了水后重新变回年轻,但懒得再喝一口,所以头发还是银色。




随便一个操作就是我贫瘠的想象力永远达不到的高度……啊我也想要银毛团长。






迪卢木多(Diarmuid Ua Duibhne)


刷子的故事应该还比较熟悉?神话里关于他的设定就是:能打、很能打、以一当百地能打。名字的意思就是爱之痣“Díarmait of the Love Spot”。[11]


他的爸爸叫栋恩,貌似当时有事离开,就把他交给爱神安格斯抚养。他妈妈和其他人生了一个儿子,被他爸记恨上了,找了个机会杀死了这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很愤怒,诅咒它和迪卢木多同生共死,诅咒迪卢木多被他儿子变成的魔猪杀死,同时魔猪也不能比迪卢木多活得更久。


安格斯当场发火,差点打爆下咒者的狗头。(是的哪怕爱之神,在凯尔特也是这种随时可以提刀的画风。比如他也曾经手刃继父为养父报仇。[12])




他和芬恩的关系我要用一张截图来说明。



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尽管开头的费奥纳守则定了那么多条,真正做到的人却不多,迪卢木多是其中一个,剩下的很多还是芬恩苦心孤诣教育出来的。


就好比你的公司,同事是奇葩、客户是奇葩、下属是奇葩、老板还是奇葩。结果有一天隔壁部门招进来一个极其靠谱的同事,工作交给她可以放心,不用天天盯着抓进度抓质量大部分时候还要返工。她就是你夜空里最亮的星,有了她世界不再黑暗。你们并肩作战无敌,还永远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有一天她带着你的男朋友辞职出国了。很棒啊,是我的话大概会追过去当着男票的面♂到她哭吧。




刷子最著名的始终还是和格兰尼的爱情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团长的性格和所有其他故事里的不一样,而且随着后世的演进变得越来越恶毒。比如他找不到刷子就去求助他的仙女教母波德莫尔(那个版本里变成了巫婆),波德莫尔坐着莲花找到刷子,被刷子一枪捅死。比如刷子受了野猪的伤后,芬恩看着他桀桀怪笑“看谁还喜欢你这张漂亮的脸。”


各个版本的故事里,团长越来越恶劣,公主越来越无辜(搞这种操作为什么不去看迪尔德丽的故事呢公主的美不在于圣母啊),但刷子,铁打的刷子,守恒得仿佛NPC。


还是在他战斗、和柯南斗嘴,或是努力救自己的仙女女票的时候,更像个丰富有趣的人。




刷子有过一任仙女女票,貌似没有结婚但是同居了。


某天有个丑陋的老妇人走进了费奥纳住的屋子,想要借一条毯子。那时候刷子还很年轻,他睡得离炉火最近,就把自己的床和毯子都给她了。


她说自己在外游荡了七年,刷子说你好好睡,今晚我保护你。


日出后妇人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她为了回报迪卢木多,就送了他最想要的东西——一套海景房(嗯很难说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呢)。


迪卢木多开心地邀请她和自己一起住,姑娘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他不能再提起那天晚上她丑陋的样子。迪卢木多答应了。


他们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姑娘提出在他出门时帮他照看他的猎犬和猎犬的三个崽儿。结果有三次,有人很羡慕迪卢木多,就上门来讨要狗崽,姑娘都给了。


刷子每次都不太开心,质问她他都忽略了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她怎么可以这样回报他。到第三次的时候妹子离开了。


迪卢木多幡然醒悟,找了条船穿越暴风雨海域,到了另一个世界找她。那个世界芳草萋萋,草地上是颜色鲜亮的马和银色的树。他有三次发现了血滴,就用手帕收集了它们。


后来他听说国王失踪了七年的女儿刚刚回来还病得很重,就冲过去找她。公主在垂死边缘,她每想念他一次就会从心口流出一滴血。只有带回一杯治愈之泉才能挽救她。


刷子去找了拥有治愈之泉的国王,站在城外喊要么交出一杯泉水要么放出人来和他一战。一千六百名战士分两批从城堡里冲出来,每次都被他在三小时里全部放倒。之后又分两批冲出一千八百名战士,每批撑不过四小时。第五次国王交出了治愈之泉。


在往回赶路时,某土地公公告诉他,当公主痊愈,他们之间的爱也不会存在了。他治好公主后,就乘船返回了爱尔兰。[13]




《花楸树林的宫殿》里他出镜的部分



芬恩一行人被跟他们有仇的米达克困宫殿动弹不得,留守的莪相和迪卢木多开始觉得他们离开的时间有点长。


他们的同伴:“他们一定是流连忘返了。”


刷子:“有可能,但我还是想去确认下,我有不祥的预感。”




到了之后他发现法沙和费克那对着一波人快要撑不住了。他犹豫了,因为怕米达克一怒之下直接杀了费克那。但费克那对他喊:“别管我,你的枪没有掷空过一次,杀了他!”


刷子果然一枪贯串了米达克,但也看着米达克临死前杀死了费克那,因为“我活不了芬恩的儿子也别想活”。


刷子过去对米达克说:“本来我还能留你全尸,现在我要把你的头砍了祭他。”




柯南让他带点食物过来。


法沙:“米达克之前带了食物过来,你可以去拿他们的给柯南。”


刷子:“不了我还是去宫殿偷吧,不然他会嘲笑我拿死人的食物给他。他那张嘴太欠我不想听他阴阳怪气。”


之后他不仅带回了食物还带回了酒,从屋顶捅了个洞灌给柯南。柯南一滴没漏全都用嘴接住了。很难说你们到底谁更厉害




他守在河滩,面前是一波一波敌人,背后是困着芬恩他们的宫殿,身旁是睡着的法沙。


敌人:“很高兴见到你。让开,一切好说。”


刷子:“芬恩和他的同伴在我的保护之下。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都会守在这里。”



“Quicken Trees”






芬恩(Fionn Mac Cumhaill)


小时候叫丹纳,遗腹子,妈妈为了躲避莫纳族的追杀,把他交给了两位女性(波德莫尔和莉雅丝),与世隔绝地抚养长大,可以类比小龙女或者睡美人。


Fionn的意思是“浅”,大概是团长长大后和一群不认识的小伙伴玩耍,小伙伴因为他发色(也有说发色和肤色)很浅所以这么叫他。团长很顺从地抛弃了自己好听的旧名字,接受了自己叫小白这件事。


Cumhaill念“Cool”,所以Fionn Mac Cumhaill的意思就是“酷儿的很白的儿子”。






技能?


虽然当时费奥纳的平均战力很高,但芬恩大概也就一般能打,对上刷子我觉得赢不了,不要说汪酱这种史诗级战士。我看过的费奥纳传说里就没有团长凭武力硬杠谁然后取胜的故事,顶多下文那种和巨人打得两败俱伤的。


他的核心技能是他的领导力,领导力又完全来自智慧和人格魅力。


智慧来自智慧的鲑鱼。传说海底长着9棵智慧树,5条鲑鱼吃了它们的果实,进化成丧尸爆鱼兽智慧的鲑鱼。一个吟游诗人捉到了其中一条,让当时在他家修行的芬恩去料理了。芬恩被它烫到就添了一下拇指。吟游诗人:“我的苍天啊预言显灵了!你要吃了它,我没什么好教你了。”芬恩就得到了鲑鱼的智慧,需要它们的时候就咬咬拇指。


有次他咬了也想不出,就叹了口气。高尔:“你咬疼了吧!”



“May it be the will of the gods,” said Gaul, “that it is the pain of thy thumb that has caused thee to utter that groan!”



“Quicken Trees”


但他有很多遇险了被高尔、刷子、他儿子、各路牛鬼蛇神拯救的故事,什么女主定位




费奥纳和芬恩


费奥纳们和他的关系有点像圆桌。



But in most of the tales he appears as an Arthurian ruler—a descendant of Nuadu, the silver-armed king of the De Danann—who is surrounded by a band of followers, Fenians, who are not unlike the knights of the roundtable.


我很久才发现这里是"a band of followers"不是"a band of flowers"



“Quicken Tree”


同时圆桌的王厨现象也是有的。



They loved every hair of Fionn's head more than they loved their wives and children, and that was reasonable, for there was never in the world a person more worthy of love than Fionn was.


他们爱芬恩的每一根头发胜过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值得爱了。


如果团长和柯南一样是秃的就很尴尬了。



"Enchanted Cave"


但我很喜欢团长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Such a soldier was he that, single-handed, he could take the Fianna out of any hole they got into, but such an inveterate poet was he that all the Fianna together could scarcely retrieve him from the abysses into which he tumbled. It took him to keep the Fianna safe, but it took all the Fianna to keep their captain out of danger.


他是这样一个战士,单枪匹马就能把费奥纳救出任何困境(事实上并不能),但也是这样一个诗人,整个费奥纳加在一起才够把他从跌入的深渊里拉回来。保证费奥纳的安全需要芬恩一个人,把芬恩救出险境需要整个骑士团。


(这样的原因是芬恩作为军队首领很稳重,但自己很喜欢冒险,不然费奥纳的冒险故事没办法写啊。)



"Enchanted Cave"




原典人设


团长给我的印象是脾气真心好。他几乎没有生过气,觉得自己要死了也不怎么伤心绝望。


比如他杀了一个巨人后自己也奄奄一息,结果跑出来一群姑娘对着他笑。芬恩:“我这么倒霉了能不能不要笑我。”姑娘们说自己是公主,被巨人绑架到这里,发现巨人死了很开心,但是救不了他。芬恩:“那能不能把我放进船里?哪天我的尸骨能漂回爱尔兰我就很高兴了。”



"Oh, then," said Fin, "is it making sport of me you are after the evil day that I've had?"


"Indeed it is not. We are twelve daughters of kings, stolen from our fathers. We saw the giant fall, and came here to look at him dead; we grieve for you and mourn for the sorrow that is on you, but we are so glad the giant is killed that we cannot help laughing."


"Well," said Fin, "if you mourn for me and are glad that I have killed the giant, will you carry me to my currochan, lay me in it, and push it out to sea? The waves may bear me home, and I care for nothing else if only one day my bones may come to land in Erin."



"Axe Man"


还有一次他和其他费奥纳被困,生机渺茫。人们哀嚎着甚至哭泣,芬恩:“别啊我们吹个号吧。”



“It becomes us not, my friends, being heroes, to weep and wail like women, even though we are in danger of death; for tears and lamentations will avail us nothing. Let us rather sound the Dord-Fian [war cry], sweetly and plaintively, according to our wont, that it may be a comfort to us before we die.”


* Dord-Fiann是歌还是号说法不一,这里采用这位小天使的说法,还带了图片。有人想听吹起来什么声音的话可以点这里(要翻墙)。听完请不要试图形容它像什么,求你们了,要面子的。



"Quicken Trees"




很隐忍:


他在听说萨博离开后,“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接连两天他都没再出现。后来,他出来像往常那样管理费奥纳的事务”。


听到儿子战死的消息,也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赞扬了刷子。


所以我觉得团长的悲伤大概只有萨博能看到吧。




然后很养生:


“我不要喝酒。”



"Oh, we have no need of wine! " said Fin



"Axe Man"


“我要见我老婆。”



"By my hand," he cried, "I must go. She will be looking for me from the window."


"I shall hold her hand again," Fionn entrusted to Caelte's ear.



"Oisin's Mother"


“我要回家。”



"I wish to show you some strange things, such as you have never seen in Erin. We are near a country where the king's daughter is to be married to-night. We will prevent the ceremony."


"Oh no," said Fin, "I would rather go to my own home."



"Axe Man"




然后像小龙女一样不怎么在意金钱:


基塔:“如果落叶是黄金,海浪是白银,芬恩会把它们全部分出去。”



"If the brown leaves falling in the wood were gold, if the waves of the sea were silver, Finn would have given them all away."



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30). Rarebooksclub.com. Kindle 版本. 




然后很没有攻击性:


他不回避战争、也不主动寻求战争。费奥纳几乎没有主动挑过事儿,一直都是为了保护某个人或某个国而战。毕竟那个时候风光明媚生活滋润费奥纳又不缺钱,经济基础打好了可以努力构建上层建筑。


芬恩:“不如作诗,找事情不如作诗。”后来莪相成为了著名诗人。




来者不拒之前讲过了:


除了无条件接收寻求保护的人以外,他也不会拒绝任何想要为他工作的人,所以去他那里找工作的也挺多的。


比如另一个柯南。



利阿带人杀了一位妇人的儿子,当时年轻的芬恩带人为她报了仇。后来利阿的儿子柯南,在烧杀抢掠不断流窜了七年后,终于不想过这种日子了.于是他找到芬恩,突然“从后面紧紧抱住,勒得他动弹不得。”团长:“你想干嘛??”柯南:“我想与你达成臣服与忠诚的合约。”团长快乐地收下他了。



"Fionn's chief man"




分享一个我见过的团长最极限的操作。


比武招亲。



团长单身久了,面临了来自社会的催婚压力。国王们都想要他当女婿,但娶哪个都势必得罪其他人,所以他想出了一个方案。


他说为了费奥纳的荣耀,他孩子要血厚攻高、能抗能打,所以他要选一个体能最好的


是日,他站在山顶,姑娘们站在山底。


她们听到发令后同时开始攀登这座山,最后梅尼斯最先碰到他。


芬恩于是娶了梅尼斯。


所以那座山叫美人山(the Hill of the Fair Women)。



"Joust for a Spouse"


想个山名而已可以不用那么用力的。


(这个故事也从侧面证明了,凯尔特时期还并没有分出像现在这么清晰的,所谓“男性该做的事”和“女性该做的事”。这种东西和“男性特质”、“女性特质”一样,你以为是天生的,其实很大程度是后天习得的。)




总结


贯穿我刷过的所有版本,吹团长几乎成为神话里的一种政治正确。所有人提起Fionn前后三词里必有一吹,全篇从头吹到尾。


如果倒回去看费奥纳守则,你会发现芬恩是按照它们几乎抠着字眼设定的。同时你也会发现许多人并没有遵守。


芬恩一开始提这些是为了劝说一个自私懒散的团员,后来推广到了整个团。


但他没有一刀切,也并没有从人格上否定每一个违反它的人。他提出这些不是为了攻击别人或者挑刺——费奥纳那么大比我皮的有的是,但他始终好好说话耐心教育不抛弃不放弃,比我爸妈文雅得多。


那些守则更像一个目标,芬恩就在费奥纳团员们背后:“宝宝们加油啊,再往前走一步啊,为了骑士的荣誉,你们真棒!”当爹又当娘。


最后也收获了不错的成果:



芬恩把这些法则也教给了他的追随者,他们中的佼佼者变得和芬恩一样英勇、和蔼、慷慨。他们每一个人都爱戴其他战士的名誉更甚于自己的。[14]



费奥纳里和他一样优秀的不止他一个,但是先有芬恩,才会有之后的许多人。


而费奥纳能拥有那样的声望和流传后世的荣耀,决不仅仅因为他们能打而已。




一部分插画家笔下芬恩是这么个形象,画壮了其实跟锤哥差不多。



这张图其实画的是他外祖父努瓦达(手臂双全的时候)我就是意思一下。


他本人大概也希望自己长这样,但型月设定里团长181只有63kg(相比之下刷子184/85,汪酱185/72),所以我觉得不要想了,人还是要现实一点。




我个人的印象是这样的↓



我们先忽略性别……


这是韦特塔罗的“力量”牌。同样的,费奥纳战士服从他们的团长,也不是因为他战斗力更强。这张图就是他对费奥纳的领导风格、他的领袖气质、他权威的来源。


同时凯尔特神话里无论谁都自带一种杀人放火如聊天吃饭的气质,所以居然看起来还完全不圣母。




在看这些神话之前,我绝对想不到凯尔特人塑造出的深入人心的英雄是这种形象,因为对凯尔特的印象还停留在“生猛”。





但到了费奥纳故事的阶段,你能看到通过了蒙昧的摸索,在腥风血雨中建立秩序后,休养生息的人们开始了对未知的探索、对自然的赞颂、和对美德的追求。




用叶芝的话总结一下:


“Let us go forth, the tellers of tales, and seize whatever prey the heart long for, and have no fear.” 


― W.B. Yeats, The Celtic Twilight: Faerie and Folklore






- 没有啦 -






题外话和私货


虽然亚瑟是女孩子还是有点那啥的,但说丹纳是女孩子我觉得其实没什么违和,毕竟凯尔特时期性别差异并没有现在这么大。


自带热血的凯尔特人们,一起脑出这么个形象——白皙、金发、无私、专一、有耐心、喜欢小动物、受所有人(特别是男人)爱戴。


怎么说呢,我觉得一点都不基,真的,特别威武,特别雄壮,特别凯尔特铁血真汉子。


信我w。




F/Z时期,刷子是我本命,谁怼他我怼谁。所以我对团长一直一黑到底,黑到了今年年初。甚至FGO我抽到他两次,都卖了,换的还是普通方块。


后来刷费奥纳相关时,开始接触到他除了“格兰尼和迪卢木多”以外的故事,发现我和他做了完全相反的事。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件事否定一个人,甚至能让杀父仇人站在自己身边,而我一直只知道那篇出处成迷的故事,以此断定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我还一度很恶心枪团cp,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杀了另一个,还有人把他们写在一起,不是坏么。


后来经历了很多作品才变得不那么狭隘,才会不去预设一个完美的形象,而是去理解各种不同的人和感情。


枪团cp的美,对我来说在于他们本可能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所以他们的悲剧,把每一个美好的假设都变成了“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脸火辣辣地疼啊。




凯尔特神话对爱尔兰的意义非同一般,是他们抵抗英国殖民、和投降后保持自己民族认同的重要文化载体。


英国对爱尔兰的最后征服之战金塞尔之围,由休·奥尼尔、奥唐奈和其他爱尔兰领主等人发起的起义军抵抗了9年。


据说休·奥尼尔有能力坚守住乌尔斯特,是因为他最亲近的追随者中“没人会背叛他,无论是用钱做诱饵还是通过保留其财产和生命的方式宽恕其罪行都没用。”


听起来耳熟吗?



  • 一生之中,无论为了首领、金银、还是其他尘世的奖赏,都不可背信弃义,背离立下的誓言,抛弃保护的对象。


  • 坚守岗位、紧握武器,直到战争结束。





所以才有“故事的开始”,我无论如何都想听法沙说一次啊。


“它做到了。”






参考资料


(所有不同版本的细节之间都有冲突,比如柯南的屁股到底是黏在椅子还是地面上众说纷纭,所以细节不保证统一orz)


[1]《凯尔特神话传说》托马斯·威廉·罗尔斯顿,p.6


[2] 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9, 10, 24-26). Rarebooksclub.com. 页数为Kindle版.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night


[4]《凯尔特神话传说》托马斯·威廉·罗尔斯顿,p.165


[5]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4%B9%E5%A5%A5%E7%BA%B3%E9%AA%91%E5%A3%AB%E5%9B%A2/10571726


[6]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4%B9%E5%A5%A5%E7%BA%B3%E9%AA%91%E5%A3%AB%E5%9B%A2/10571726


[7]《凯尔特神话传说》托马斯·威廉·罗尔斯顿,p.168-169


[8] 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21). Rarebooksclub.com. 页数为Kindle版.  


[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nann%C3%A1n_mac_Lir


[10] 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106). Rarebooksclub.com. 页数为Kindle版. 


[11] https://www.timelessmyths.com/celtic/fianna.html#Diarmait


[1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engus


[13] Gienna Matson.Celtic Mythology A to Z. New York: Chelsea House,2004: P.75


[14] 《凯尔特神话传说》托马斯·威廉·罗尔斯顿,p.169


其他以引用后链接形式标出,没标的来自记忆orz。






图片按顺序来自


《全金属狂潮》强袭登陆潜艇Tuatha De Danaan设定 [来源]


百万亚瑟王的玛纳南 [来源]


FGO,弗格斯


表情包


FGO,贝狄威尔


表情包


截图自Rolleston,T. W. (Thomas William). The High Deeds of Finn and other Bardic Romances of Ancient Ireland (p. 112). Rarebooksclub.com. Kindle 版本. 


酷儿,版权属于可口可乐公司 [来源]


Tumblr用户themythicarchives [来源]


韦特塔罗


豆瓣读书“凯尔特”搜索结果的截图 [来源]



评论
热度 ( 412 )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