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上五人墓碑记那句待圣人之出而投缳道路以及下面的翻译解释成功地激发了我的尴尬症和护主本能……
不过五人墓碑记本来就很让人生气。
不骂魏公公,不赞赏他们的勇气——却莫名其妙拿自己的观点苛求别人的死活
“这样死了很光荣,活着一辈子默默无闻很没用不如这样死掉呢”
总而言之我觉得激昂大义是应该的,但是他们本来不应该死啊?
作为普通人终老是普通人的自由,无论哪个时代真正优秀的人只会苛求自己而不是别人

评论 ( 1 )
热度 ( 2 )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