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大概一个鱼,准备用在花环里面,第一动机是给小迪写个不闹心的女性朋友试试看

@长柄武器爱好者逝君 (
“很棒的故事,”她这样说着觉得哪个词有点问题,于是有些局促地加了解释,“我是说,即使无法证明,我还是希望这些事发生过。”
这是一次普通的野营,没必要在日落后接着赶路,于是讲述这个故事的青年和他的恋人就地撑起帐篷,在深蓝的仲夏天空下点起篝火。
她把垂落的一缕鬈发撩回背后,往篝火里胡乱丢进路上找到的香草试图驱赶虫子。抬头时看见年轻人席地坐在对面整理装备,眼睛因正对火光而被映成蜂蜜色。
——而背后是已经变成蓝黑剪影的丘陵以及上方深紫红的暮色。天空已缀上了稀疏的星辰,是过于遥远的光点。
她站在风里不那么认真地回忆这一带的季风种类和方向——到底只是因为喜欢带着更加广阔的背景看面前那一小块世界,这大概也算种浪漫。
-是啊,山野和天空,以及那些故事、幻想和由之拼凑的虚虚实实的过往,实在都是迷人的东西。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