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长尾鲮鲤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IF】妄想系操作【大概是那个fgo设定的衍生】

【明天没有人喜欢的话我会自己把它从后花园搬出去的w】
“所以……对我说再见吧。”
神明或过去的君王微笑着这样说。泛渊很少听见他用这种语调说话,让人想到在也许不存在的往昔里,某个下午即将出去办什么事时向身边亲爱的人告别的少年郎。
她也从未看见过这样的微笑,以至于无法不联想冬季下午三四点明亮的暮光。金色瞳仁藏在弯出弧度的眼睛里,难以形容地澄澈而明亮。
“对我说再见吧。”
他身上那件深蓝袍服衣角渐渐透明,直到飞散成金色粉尘。
——是了,我知道的……这个人的愿望本就是“消除由于自己曾经的失败造成的所有影响”一类事物……所以那之后作为神明的他便不可能存在,即使是历史上的本人也会背负着一系列无人质疑的恶名沉没进过去,更不可能成为英灵,也即所谓被牢记并敬佩的亡者。
——如果这一次没有成功,在之后无限的时间里,他总会抓住周期性出现的机会中某一个……然后湮灭。
——这样的结果本就是他求仁得仁,对他来说,大概是终于自由了吧。
她强迫自己想些让这个情况合理化的原因,但仍然止不住泪水。
“——所以说是为什么啊!”喊出了近似无理取闹的话,本来早知道原因的。
——为了所有你无法阻止的东西。
“对我说再见吧。”他伸手打算去揉几下女孩子的头发,却发现指尖也渐渐发了白。
——真像是渐渐淡去的图画。
“我会说的——我会说,但是在那之前‘……’””
—可以再拥抱我一次吗?在这样的离别之前。
“好吧。”
她张开双臂紧紧环住逐渐化为“从未存在”的形体,然后再不敢动半分,只像小兽一样努力把哭声在喉咙里堵成咆哮。
——真忍心啊,你。
——是皇帝都这个样子吗?还是人有了比自己的一切都重要的目的之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然而最终无论哪一句都没能出口。
“再见……”
她努力了好几次,才能轻轻说出这个简单的词。
后来她过了几个小时才敢睁开眼睛,却什么都没有看见,除了自己手臂围成的那个空圈。
(再过了许久那个“化为乌有”的指令才终于侵蚀了她的记忆,于是后来,女孩子在另一个地点翻检一直带在身边的零碎物品时打开了某个纸包,却发现里边本还残留着一丝香气的干花登时融雪般风化成尘。
那本来大概是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某个人送的礼物罢。)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