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谷雨,再过几天前三月三。谷雨应该祭海的,不知什么原因我娘去弄了一堆皮皮虾来吃。这段时间在尝试并不彻底的朱天斋,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吃全素。
然后弄了一堆沉香线香每天点一根,烟是白色的,丝丝缕缕飘摇无系,好久才散掉。
再然后看到大苏的话—夜香知为阿谁烧,怅望水沈烟袅。
这两天在练《古琴吟》,词大概关于被弃置的琴化了精魂叹主人负心,于是满脑子的真龙手中双凤舞。想到古事记那句“愿在木而为桐兮,作膝上之鸣琴”,觉得和前面那首水沉烟同样都是安静而温柔的句子。

评论
热度 ( 2 )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