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长尾鲮鲤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现在在那座杭州湾跨海大桥上,就是那座三十八公里长的,为防止妨碍钱江潮作了弯曲的桥。一开始两侧是灰蓝和青绿方格的鱼塘,然后就是成片铺开四望都能看见天际线的湿地,点缀着细小的水塘和更细小的白鹭鸶。
再之后就是滩涂,再之后就是海了。
顺光一侧海水是带蓝的灰黄,而逆光那一侧就是星星点点散碎银光直接进天空去了,完全无法分辨界线。
桥一贯地延伸,车子匀速,海面四望如一,让人觉得像进了某种无限循环的场景里。今天湿气大,海上开来的船笼了层雾霭,让人想到神明从波涛上走来一类的故事。
等到了杭州这侧,又看见一列风力发电的风车,同样笼着雾霭在海上来的东南季风里悠悠旋转,直排进天空去,像世外旧景。
(最后几P是盐官的民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