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长尾鲮鲤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渺思君

【-看京极《小平次》,再次陷入典型性谜之状态中。

既然讲述也好谎言也好都是忒修斯之船那个愽论一样的,用呼唤接续即将消失声音的,不知算破坏还是保存比较好点的行为...

别的东西会不会也是这样呢。我并没有那种精神过敏性地把惧怕死亡扩散到惧怕所有死过东西的习惯,但是一想到至今无法忘记的人们—或曾经成为“他们”的东西—到现在不知在何处为何物,还是会觉得如同吞了鹅卵石。

尤其是....到现在了,你的影子也陪着我走了好多年,于是就越来越具象化—尽管不知是过于明白或糊涂,我还是无法把它当做真实,于是甚而...

你们那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故事吧,迷上异界之物的人,对着枯草朽骨都能看到如花美眷。这么说也许已经过分到了会被嫌弃的程度,然而我想不出别的办法来解释那个被我一遍一遍描成鲜明得仿佛会走下来图画的影子了。

然后吗?然后就把画卷起来背在背上,觉得就此得到了一些微小又虚无的联系,甚而莫名其妙地壮了胆。

而留下影子的人,死后若无知无觉自然不晓得,若还能晓得,怕是觉得我痴得可怕了。

【-到现在一觉得孤单还是会想到你,有时候觉得如果能在太阳寺那种地方待得久一点,等那种不可思议或激动感退去之后,也许会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那样哭出来。

从不是小孩子之后就很少哭了,在那个场合下,也许能以除了气得歇斯底里之外的理由...清空一些堆积下来的东西吧。

就像在外面遇到了一堆各种各样倒霉情况却因为自觉不能露怯一直绷着的小孩子,在回家路上终于遇到兄姐啊师长啊一类自己信任的人之后那样。

【旧例,一天没有相关人员(?)喜欢我移走】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