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思君(篇外

(前两天做了个万分不妙的梦.....呢

五郎不知怎地北京城陷后并没有死,后来联络了相当一批人,在南方某个要冲起事了。一开始颇过了极有希望的一段时间,后来不可抗力干系,忽然失败。

五郎说也算是天行有常。

那个梦里,起事失败之后,五郎便给新朝廷一方抓去了【我并不记得梦里出现的是大清还是李顺】。先听说被剜了眼睛,然后又说某时处以极刑。

那天那时是场大雪,我是毫不相关的人,混在踮脚伸头的人群里来看热闹。不知为什么,无论那些人心里是倾向哪一方,看上去却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台上跪着人犯,颈后插着写有大逆不道罪名的牌子。他们知他冤戾深重,额外赐下一件白麻袍子,好像是出于禁咒一类意思。雪落在那上面,不记...

社鼓相关摸鱼【应该会被祥瑞的段子系列

六月末七月初,不知是连日黄道大吉还是怎么,婚丧嫁娶莫名其妙地频繁。重阳见师父进了书房,没想到过了两天都没看到他出来。

小徒弟想了想,沏了杯茶给灵官送去,准备顺便探探情况。

重阳单手端着盖碗极其小心地把竹门帘子高高撩起来,望见师父伏在桌上,大概是睡着了。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放下茶水,收手时手背却正好擦过灵官鼻尖。

不料竟完全是冰凉的。

小徒弟愣了愣,觉得应该是已经说得上热的天气和方才手里一杯热茶对照之下的错觉。于是极其小心地再伸手去探,还是摸不出半点温度,在气温对比下简直就像石头刻成的一般,连气息也似乎没有了。

重阳早在还不是重阳时候便知道这是出了件什么事,吓得在原地木了片刻,接着跳起来就...

我可真是不知道这帮人都是什么做的了,怎么就不明明理,我们这种地方敢抹杀证据和稀泥倒是要被当街打死的没错,南蛮子弟嘛。


打狗还真的是没见着,不让办狗证也没见,说没收容所的小和山那个感情是什么啊,前几天免费领养收容狗又是哪里出来的,凭空变得嘛。


您厉害,您可真慈善,请您别来我们这种南蛮子弟的地界,满地血水脏您的脚,我们赔不起的,好吧。


反正今年夏天就是因为外地人太多弄得苏堤白堤都不让骑车了,我早气着呢,咱们南蛮子弟心眼子小嘛,又没你们这种千里眼顺风耳狗比天大。

Tanhata(1.5

“最近这边是雨季转旱季的时候,看到了好多次相当漂亮的朝霞和晚霞。”唐梦骥用画图铅笔在还没上色的画纸背面写道,“我居然还找到了一点颜料给画上色,不过这个国家的邮政比较随意,希望到你手里的时候没有晕开来。”
那是一张普通的风景画,,边角上有树冠的剪影,画面里是一片尚未填上绚丽霞光的晚天和一间逆光的小房子。唐梦骥想了想,在把颜料涂上去前擦掉了屋顶上那个小十字。

那本来是所建筑材料上勉强比周围民房像样一点的教堂,他们经过的时候还听见从里边传来钟声。门脸上用红色漆郑重地写着:上帝爱所有人。教堂背后是明亮的晚霞,金黄深红和宝石蓝。

-明明是相当美好而感人的景色,我却总无法被感动。

“非洲国家之所以信东...

Tanhata(1

(是一个迷之AU

【Tanhata,Lakota语词汇,意指远方。

初秋的时候,朱永安收到了第七封信。

信封一如既往地磨损严重,尤其地址那一角,面上明显的特征除了红成一片的各处邮戳。明显的特征只有三样:大概是联合国相关的水印,邮票和橙色的Tang字样。笔画挺宽,写得龙飞凤舞,不知道的粗看还以为是“tiger”的变体。

然而来信的人不关tiger什么事,Tang是唐梦骥.....和她中学是同学,向来挺熟悉,关系离要谈恋爱总还差一点。

大学本来也是一道的,她想着,只不过这厮确定自己能进大学就通过某种途径自行gap year,中间经了些周转,最后一封申请书把自己送到东非某个维和部队去。仔细...

是隔年的兔儿爷!

中秋节快乐啊诸位!

(包括五妹儿(地府工作人员放个假不容易啊

P3是漂亮的月晕,像穹顶画。

中元节打个卡
(这段是另外一个搞事项目里提到的朱天灵官。
顺便问候一下今天应该蛮忙的催行司主事大人

以及补一下原先的报道什么的
最后一p是柿子树,不知道怎么回事上次去天寿山也在思陵墙外看到了青柿子。

大概是一时兴起跑了趟朱天庙
(舟山蛮好玩的

大半夜爬起来看一眼月全食
夜气袭面来,金铃子、蟋蟀和蛙声进复退复。铁锈红月亮先慢慢红起来再一点一点暗下去,像香头上的火星子。
边上还有太白星
本来以为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样蹲出去看,结果好像整个城市都类似地明亮而空荡,感觉自己像个在路灯下的凌晨吟诵“游子犹行于残月”的平安时代人。
第二张反正看不清,也就打个卡。边上的星星是太白。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