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真是不知道这帮人都是什么做的了,怎么就不明明理,我们这种地方敢抹杀证据和稀泥倒是要被当街打死的没错,南蛮子弟嘛。


打狗还真的是没见着,不让办狗证也没见,说没收容所的小和山那个感情是什么啊,前几天免费领养收容狗又是哪里出来的,凭空变得嘛。


您厉害,您可真慈善,请您别来我们这种南蛮子弟的地界,满地血水脏您的脚,我们赔不起的,好吧。


反正今年夏天就是因为外地人太多弄得苏堤白堤都不让骑车了,我早气着呢,咱们南蛮子弟心眼子小嘛,又没你们这种千里眼顺风耳狗比天大。

找到的一些句子

-夜半门不开,风雨起灵怪
-当年赤鲤鱼,应已化龙去
-岱宗夫如何,万古苍茫色
-华表鹤归来,山花开复谢
-微风拂水花,坐久羽衣湿
“旅雁从来知义气,行人至此论交情”
-神鸦散村社,古树森斜阳
-龙归云亦归,坞深云气重
【来自:不知出处的明清西溪诗,要用拿去。

不尬完囤积坑不改名了(

步虚词(完结整理版

【呜汪终于在豹子娘娘忍不住祥瑞我之前写完了
云间鹤背上,故情若相思。
时时摘一句,唱作步虚词。
——引
(道教的故事真是温柔啊,西王母大人也有小姑娘的时候,也遇见过意气风发的少年,后来她给刘彻五岳真形图的时候是不是从那个皇帝那里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呢。)
(无关道教,有关雪豹,年轻人,马,雪山和其他)
【步虚词是道士在醮坛上召请神明时,讽咏其来历故事所采用的曲调行腔,传说其旋律宛如众仙飘渺步行虚空,故得名“步虚声”】
"所以说,你啊,"
那个少年撮了点练籽喂栖在怀里的凤凰,然后拍拍手上果皮,一抬手摘下长喙鸟类样子的傩面:
“为什么到如今还记着他呢。”
如果下定心意要找了,你还找不到他吗。或者如...

(1

找到了一本相当有意思的道系小说.....但是这个故事看得人真当心塞....
怎么说呢,大家都没错吧(除了一开始那条蛟),搞事情搞到这个程度神明也不可能不管,所以就...
全文见tag,顺便@做梦的腊酒 


(这个文风就是自带杭州话风格的

于是就在夜盲的情况下八九点放学后去摘了殷红的石竹花。
且将洛阳花,暂表心头血。
(前两天莫名其妙找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于是越发郁结....

是....是鱼之类的东西

(莫名其妙想写原典狗,下周试试看摸下他和艾美
她微微支起身,手臂仍环在他颈上,眼睛已习惯了阴晦的光线,于是便不能不注意到年轻人身体像健壮的野生动物一样流畅优美的线条——以及那些横贯胸膛或腰腹的,颜色更浅于是越加更加显眼的疤痕。
就算是半神,到底还才是刚刚能算男人的年纪。“库兰的猛犬”早已习惯战斗,然而他的躯体,那些骨骼和筋肉还没被塑造出一定的格局,也正因此有时甚至呈现出某种强韧却纤细的优美。
-都是刚刚愈合的创口,大概来自不久前结束的那场——她莫名其妙觉得实际上相当辽远而无谓的——战争
-最后也没有哪一方得到了公牛不是吗。
她腾出一只手沿最突兀几道伤痕摩挲过去,想起在后方听说的战况,
“如果鸟儿能穿过人的...

脑了下杭州的人设,感觉是纤细的男孩子,内怀刚义,西湖三杰遗风,表面平静温柔的。
脾气很好,但是惹急了瞬间切换第二人格()
黑毛银丝眼镜儿,眼角挑,相书上鹤眼那种眼睛,一只绿一只蓝,是西湖湘湖。
挂了银环串绿玉长命锁,是西溪湿地,随身携带黑漆长弓,钱王射潮那把。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逼他用,到底骨子里还是吴越子弟,像故事里站在玉皇山上一箭射穿妖魔阴云的人)
相当聪明,有时候会意料不到地皮,声音很好听,那种老式杭普,很亮,但是又有点笃定感觉的抑扬顿挫
一激动就飙杭州话!炸毛动不动拿折扇敲别人【被各种各样说我杭温软的气到了(/ω\)
西湖三杰晓得噶?
秋瑾晓得噶?
笕桥机场晓得噶?
【暴躁腔那种杭州话真的是……分分钟一个...

从城隍庙上面,是真的可以看到整个杭州主城区的。
春光真好,山风悠长。
让人想到城隍二字城墙城河本义。
杭州自古多忠义嘛……
“旧官何物对新官,唯有湖山公案。”

德莫那的花环4

(尝试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全程隐喻wget到请吱一声我会很高兴的w)
当时的男孩即使到现在也还能清楚记起那回与德莫那一同进入森林深处的经历——从孩子视角望出去就算是再日常不过的事也能充满趣味,于是那段记忆简直成了讲述初夏神奇历险的鲜艳绘本——虽然在当天郊游一样的旅程中(除了几件只要考虑到有一个精灵在场就几乎不能称为奇迹的小事外)几乎完全风平浪静。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孩子突发奇想地询问精灵这片山林最中心的地方是什么模样,于是—
后来男孩不记得具体的路线,只觉得跟着前面那个披着斗篷的浅色背影走了没多远就发现已整个人沉进满眼的深浅绿色和春夏季山特有的,馥郁的草木气味里。

——也忽然就莫名其妙地从精灵在林中时...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