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末白之话【2】下

【前文在白鳍豚那个tag里

由于后来白秋练以接近于锲而不舍地一本接一本来借书,一个月之后我们就混熟了。有一天我翻着毕业留言册突发奇想问她——你说,我们会不会之前就认识,后来不见面久了忘记了呢。

白秋练手下动作静了一下,她说,我倒是记得见过你的,你好小时候就见过。她伸长了身体和手臂去够一本书,身形让人想到猫,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即使长相声音都无迹可寻了,还是可以认出别人——白秋练这样说,背对着我我却感觉到她大概在微笑。

这不是接近妖怪啊那一流的东西嘛,我手下噼里啪啦打着字应这么一句话。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种不知算不算记忆的感觉有多荒谬或者怪诞,我的意思是,这样的事只应该发生在大家还相信妖怪和神...

江河末白之话2【上

一个月之后她来还书,在我把两本书塞回书架之后,依然一副白瓷人偶模样的她递给我另一本东西。

“喏,我看过你的划线和批注,感觉这本里面很多你都会喜欢。”

那是墨蓝色绉绸套子的线装本子,结构很简单,大概是她自己做的。右上角通常写书名的位置贴了一小条空白纸,上面有清凌凌的水波暗纹。封面上唯一有文字处是背面的左下角,一枚印章。

白秋练。

原本是瘦金体的三个字经过变形,正好组成了一个类似海豚俯视图的图形。(“这是我的名字,是印章印上去的。”她说。)本子打开来是同样瘦金体手抄的诗词和红笔写的评语,我忽然想起前几天买到了最后一批海棠脯,于是拉她坐在书架下的戏子上,自己跑去把海棠脯用厚玻璃碗装了一碗来,...

江河末白之话

——献给长江,献给白鳍豚和江豚,以及那抹隔着电视屏幕在我童年闪过的,如同洪炉点雪般的,最后的青白色。【不是琪琪,是莫名其妙记得了的07年疑似报告】

中考后暑假旧熟人已经基本散伙又还没结交新熟人的一段空窗期,我忽然发现自己在过去的半个月里除了一本接一本看书和把头发养到半长不长之外基本没干任何事情。压力一完全松解,整个人仿佛就变成了泡开后的藕粉般稀薄柔软的一滩,完全没干劲了——甚至除了去爬山或骑自行车满城乱窜之外基本不出门

想想看不如趁这段时间多结交点人,也可以被动地不至于那么与社会隔绝。于是把大概是家里地址这种东西发到了一直以来发自己小说的tag里,并且附上欢迎来借书之类的话。完全是对自己或...

© 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