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所以愉快地说等我把30号deadline的作业搞完就更江河末白!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我以前和清臣说过,于我而言不存在热度高低、粉丝数量、读者评价。

  也不存在热情消退、爬墙滚蛋。

  我对文字可能极其自私,所有只是为了自己的表达欲,尽可以一人在冰原上看极光搞火锅,你来就分一个牛肉丸子,没人来我就独自跳舞,看鲸洄游的背鳍如太初山峦,没有安徒生的红舞鞋,我也是会跳到死的。

  简而言之——与我无关。

  至于同人写作,任何一个cp,我哪怕为他们心动一秒钟,身上都有金刚石般能让我涌流热情、永不崩坼的质里,因此不存在脱坑。讲的通俗下流不好听,对待同人写作的态度,我是当撸(防和谐)管打(防和谐)炮,要自己射(防和谐)出来才神清气爽,至于是否有人看,也很随缘,作甚么,我又不是拍黄(防和谐)片?

  首页太多因为酸热度说没有动力的,但个人从小养成的是知人不论事的习惯,不做评价。笔在我手,我效忠卑谦的是文字本身,我写一出是一出,自我透顶。

 
  “如果您不写也能活,那就别写。”

   我不能,我纸笔容身。

   沉下去,当自勉吧。

【古风人物设定】三十题

别的都没毛病没毛病没毛病。。。请大家在这些里面找出一个万历wwww

惹昼盗月:

1.只忠心于皇后娘娘的将军大人,娘娘过得不好,那他的剑只能指向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了。


2.只想当皇帝不想上朝的小王爷,恩,也只能想想。


3.双目失明却能下完整盘棋的棋圣,温润如玉就像那上好的堇青石,可惜。


4.杀伐战场上不染一尘的白衣军师,温柔的笑容下是残忍的操控战场和杀戮的心机。


5.明知天命难违却想逆天而行的国师大人,呵,谁说我想护国?我是要……窃国。


6.选错专业的年轻状元,其实我想考的是武状元,不是文科的那个状元啊。


7.不闻世事,不闻风雪的山僧,参不破佛理悠悠,看不破红尘风扰,最终堕落成妖僧。


8.骗吃骗喝的年轻道士遇到满嘴胡言的酒肉和尚,一个修的是妖道,一个是念佛入魔。


9.不务正业的魔教教主,励志要卧一个团的卧底进名门正派。


10.每天炸炉的炼丹师少年今天又炼出了烤肉味的丹药了。


11.被当做女孩子养大的小世子,不承认自己有颗少女心,一心想嫁给隔壁男友力十足的将军家的小姑娘。


12.年少成名的小神医,一边微笑着诊脉一边心里阴暗的吐槽着对方活该。


13.离家出走的鲛人公子,对愚蠢的人类各种争夺抢斗不感兴趣,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恩,他算鱼么?


14.住在山脚下的那位农夫不会种田所以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不会种田会干什么?!哎……琴棋书画算么?


15.草原上的小王子的野心是称霸中原……父王!中原人好阴险!!根本不像你说的是愚蠢的中原人嘤嘤嘤。


16.擅画美人图的画师,最爱画的是美人绝望哭泣的模样。


17.占地为王的山大王最喜欢干的不是掠夺而是巡山。


18.来自西域的神秘商人,靠着刷脸打进了中原的商会,反正听不懂,啊,微笑就好了。


19.在丰神俊朗的丞相大人眼里,他的同僚只有几个类型,蠢货,贱人,杂碎,啊?皇子?呵,脑残的儿子。


20.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太子殿下,和阴狠手辣的厂花狼狈为奸,和丧心病狂的奸臣一丘之貉同流合污,一路跪着作死还能坐上皇位,真是没道理!


21.天资聪颖的书生明明可以靠才华,但是偏偏想靠脸去碰瓷一个金大腿。


22.今年天下第一武林大会和天下第一美人大会同期举行……哎?!今年获得魁首的是同一个人!?


23.明明欠揍的要死,但是却运气爆表怎么也无法被干掉的小流氓。


24.每天都要死谏一次的太傅大人,连摔倒都辣么优雅。


25.一向躲在暗处的暗卫小哥终于转正了,他升级为了的贴身侍卫。


26.每天早上卖豆腐花的前朝皇子和每天出府靠刷脸吃早饭的当朝皇子。


27.每天婊的跟‘我欲乘风归去’模样的禁军统领,皇帝没被刺客杀死一定是他命硬,和这个妖艳贱货的能力无关。


28.身中数箭也未曾倒下,挡在城门口以身殉城的少帅,即使头颅被高高悬挂眼神也依旧轻蔑。


29.一代奸相,却一生忠心,他杀父杀母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却独独没有背弃过自己的主公。


30.他要称霸天下,即使有违正道他也在所不惜。




=。=哪天我一定要写篇古言文!



神明的二十四节气-惊蛰

阿叶Athelstan:





惊蛰


 




空行到半途跌下云,一手抓住锈蚀的梯子


铁皮簌簌落 雷电断几截


落进白亮的水坑


 


桃枝湿漉漉 如陷阱的黝黑里情义纷纷


大地轰隆作响地做梦 跳一步身后就有了海


蚂蚱更响也跳得更远 立刻惊醒了


 


不止一座山在抛弃玉 不止某一年的柳树 抛弃柳絮


金漆剥离自称 神之小旅馆的木头:又一个


人不得不出生


 


三把锁:耳朵锁住听 眼睛锁住注视


说出的话锁住要说的话 脚踩虎尾上 手置于虎齿


生死互为撬锁的扳手 钥匙并不现身


 


浩浩荡荡 往下摔着跟头 霓裳变破衣服


鹤背变自行车 连吹口哨也无济于事


他们只当你在哭 只当你第一回来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