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渺思君3

——看到某个言情小说里引用的歌词原句,于是。

在所有未曾谋面的老相识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这个是原句】。在所有逝去的光芒里,我最喜欢你。

收到了几百年前的安利。。。《那年十四》的歌词也实在戳心,听完之后回去看春明梦余录张应诏那首曲儿词,真喜欢那个还没和史书一切定论,一切辩解与污蔑搭上关系的,如此鲜明璀璨的少年。

——活该我昨天想郎君的时候好死不死去看红楼,又不知该说巧还是不巧,看到的好几件事又正好重合了那些眼熟得仿佛曾经目睹的记录。

-“那鹦哥长叹一声,竟大似黛玉素日吁嗟音韵,”那鸟儿它说,眼睛像玻璃珠一样闪着光,说话音调像为什么不能独立言语的东西传声,它说——“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这都是姑娘素日念的,难为它怎么就记了。

-宝玉生病要喝汤,玉钏儿端着汤一边听他和婆子说话一边递过去,全泼了宝玉手上,他自己烫了手,倒来问别人烫到没有,疼不疼

-雪天抽柴火的女孩子名字叫若玉,十七岁上没的【林妹妹也是十七岁】,盖了祠堂,如今年深日久没人记得,庙也塌了,人也没了。村庄上的人还是两种要拿榔头砸了像呢。

【顺便说一下,有的地方朱天庙神像也是像瘟神那种。。。】

-芦雪庵连句,“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 “照耀临清晓,缤纷入永宵。”前一句还不觉得,后一句感觉简直就是三月十九日昧爽那场雪。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