栝楼阁泥瓦兔爷

野生动物,说书的,妖怪爱好者或妖怪,沉迷崇祯,条件反射护主,脑回路成谜
也萌李贺和汪曾祺

忽然想说情话了

我喜欢的人啊,说书娘子敲着银杆烟袋说,眼睛蒙着白布条——我有时会觉得他还是那个没有过多苍凉愁绪的少年郎,像山泽里刚成年的虎,有最好看的浅色眼睛。他是个俊雅温柔的人啊,好得让人想要寄予一切祝愿。
我也想笑着拥抱他,想当义务说书的传颂他的生平,也有女儿家的想法,甚至想摘了山巅新雪和上月色种一枝白梅花捧去给他。
但是啊……她轻轻吸一口烟管,吐出烟来,笑意还是江湖气的温柔和无奈。
但是后来有开始磨损的月亮,有午夜的孤灯,有降及末世而被射杀的麒麟,有大火和轮廓锋利的五叶槐,却没有人接我的梅花。
于是那枝白梅花啊,就跌碎了,落了一地的霜露和碎玉。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