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长尾鲮鲤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退役老干部们的闲聊

我凭本事坠的机:

《出走》世界观,我为什么沉迷写这种东西……




【各位认为这场战争为什么能赢?】


芬恩:主要是因为我方指挥的战术素养远超对方指挥吧。


高尔:主要是因为我带出来的人可靠吧。


柯南:送有什么办法啦。


迪卢木多:主要是因为我方指挥的战术素养远超对方指挥吧。


芬恩:但我活着主要是因为他[↑]。


柯南:噫!




【各位一般怎么追女孩子呢?】


高尔:送花。


柯南:送花,大概再唱唱歌。


芬恩:出现。


迪卢木多:……“追”?


柯南:高尔冷静,把枪放回去!


高尔:我没有!!!而且他们不是内部消化了吗?




【……团长拒绝过别人吗?】


芬恩:没有。


柯南:……好大家都先不要看迪卢木多,给他点时间。




【你那么随便的吗?】


芬恩:一般会过来对我开口的都是对自己挺有逼数的人,所以还好。


柯南:话说,军队一直跑来跑去,你怎么谈恋爱的?


芬恩:换个地方换个人。


高尔:你的作风问题我一直就有耳闻……


芬恩:我的作风没有问题,我又没有强迫过谁。再说拒绝别人也是很失礼的。




【恭喜迪卢木多首次成为这里最没有礼貌的一位,有什么感想吗?】


迪卢木多:……


芬恩:再给他点时间。当初他刚进社交圈的时候可怂了,安格斯说舞会上全场都在看他,他怕人家觉得他傲慢,只能不停地邀舞。后来狠下心躲到阳台上去,竟然还被一位小姐逮住告白了。


柯南:他可能想要躲得更彻底一点,所以才来军队了吧。而且不是日子很好过的后方,而是前线。


高尔:他那么坚定地要来前线,把我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破坏掉。


芬恩:一年就那么一两次舞会,这家伙就坚定地扎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


柯南:全场的姑娘们看你就像看情敌,前所未有的体验。


高尔:我这辈子没有被姑娘这么直白地讨厌过。




【但我听说反正总有姑娘跟芬恩回去?】


高尔:是的,反正总有姑娘跟芬恩回去。


柯南:我们甚至会在舞会开始时开个小小的局猜是哪一个。


芬恩:没有的事。一直都是我跟她们回去,军营里不进外人,哪怕是我也带不进去。


高尔:所以我们一直都只能等到第二天才知道输赢。


柯南:嘘……听。


高尔:什么?


柯南:迪卢木多心碎的声音。




【迪卢木多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呢?】


芬恩:他知道,他就是不去想,我猜。




【还有这种操作?】


柯南:瞎得厉害的话,是有的。比如你可以问问我们的年龄。




【各位的年龄是?】


高尔:34。


芬恩:25。


柯南:18。




【仿佛一个比一个无耻了……】


柯南:凯尔特的神奇魔法了解一下。




【之前就想问了,你们军纪不错……】


高尔:谢谢。




【……你怎么看待军队的门面长发及腰这件事?】


高尔:我拒绝评论。


芬恩:我以前是短发,有一阵子没时间管它,就长了。


高尔:你可以来找我,我一根都不会留下。


芬恩:可是我发现长发好看。


高尔:你光头也一样好看,真的,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芬恩:后来有一次我觐见王,那时候已经留得挺长了,王没说什么。之后所有人都不说什么了。


高尔:那是因为那时候他有没有一个国家来当王还全看你。


芬恩:是啊,所以人在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不能放过浪的机会。


高尔:脸都被你丢光了,见了对面战壕的敌军都不好意思说是你的队友。


芬恩:军人的脸是战绩挣的,跟外表有什么关系。虽然我也鼓励你向对面适当炫耀我的美貌。


高尔:有些时候我就特别想要一个正常的长官,比如现在。




【炫耀美貌这种事,可以交给迪卢木多。】


柯南:在不知道他有多能打之前,其实我们仔细计划过如何利用他的美貌。


芬恩:比如让他负个伤直接退役,去夫人小姐面前卖惨给我们筹集军费。


柯南:有一阵子他那张脸上寄托着我对退休金的全部指望。


芬恩:再比如说我们先大肆宣扬他的美貌……


柯南:在两军阵前插满他的画像,让对方好好领教我们长相上的优势。


芬恩:然后再把他嫁过去和亲。


柯南:和亲队伍肯定是我们亲自护送的。


芬恩:最后趁大家沉醉于他的美貌时,杀他们个措手不及,一举拿下王城。




【你们知道迪卢木多听得见你们说话对吧?】


芬恩:我认为这种为国捐脸的使命非常光荣。如果不是我已经年老色衰,我们甚至可能有机会以更大的胜利结束这场战争。


柯南:精彩,我以后还能看到这种绝地求生的表演吗?




【所以迪卢木多是怎么加入费奥纳的?】


芬恩:这个中二的名字到底谁说出去的?居然真的有人问我是不是费奥纳骑士团的团长。


迪卢木多:我,我以为你们是继承了费奥纳精神的正经骑士团。


芬恩:哦你回来了~


高尔: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费奥纳精神。


柯南:我听说过!是古凯尔特的什么东西!


迪卢木多:Glaine ár gcroí、Neart ár ngéag、Beart de réir ár mbriathar。


柯南:抱歉,我们团里听得懂鸟语的家伙现在不在这儿。


芬恩:什么东西?谁定的?什么时候?


高尔:以前只有法沙的时候,我以为不正常的是他。现在我开始慌了。


迪卢木多:纯洁的心灵、强健的体魄、言出必行。


柯南:什么鬼我只听说它是战士的意思。


迪卢木多:我查了很多资料,确实有这样一支队伍存在,集合了当时最优秀和高尚的勇士。


高尔:我等了那么多年,一直祈祷大家有一天能忘了这件事。


芬恩:太羞耻了,谁想出来的?


柯南:法沙。


芬恩:懂了。


柯南:他沉迷这些的时候可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做同样的事。


高尔:但他还是一早就加入了军队,不是吗,在战争开始之前。


柯南:医疗兵,枪都提不起来。


芬恩:还是把你们一个个活着捡回来了。


高尔:……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留着这个名字吧。




【所以你们能回答上一个问题吗?】


芬恩:他做了件什么事,做得很好。我说干得不错年轻人,他说这足够他加入费奥纳吗?——他的表情太认真了我很难分辨到底是不是在嘲笑我们。


柯南:类似“看这群给自己起了个二逼名字的偏远乡巴佬们。”


迪卢木多:为什么?


高尔:在你之前中央过来的混蛋二世祖太多了。


芬恩:我也经历过偏远乡巴佬们的偏见,不是针对你(拍肩)。


柯南:噢不,你完全是长相的问题。


高尔:我们以为你是女扮男装离家出走的小姐。


柯南:当时谁都不敢在你面前脱衣服,大家都怕被你看到我们就不纯洁了。


芬恩:……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不是这么娘兮兮的啊?


高尔:所以说,他以为你是个女孩子。


芬恩:哦。




【你们跑题得是不是有点过分?】


柯南:好吧,我记得当时你打电话问了谁。


芬恩:高尔。


高尔:他居然问我入团收不收费。


芬恩:那时候我们穷得像群狗。


柯南:对,就是那时候我们商量了怎么卖迪卢木多的脸。


芬恩:弹药不够,人手不够,医疗不够。那点经费,救活一个负伤的就要饿死一个在火线上的。


迪卢木多:一开始大家都不觉得会打这么久,以为很快就结束了。


芬恩:但后来好了。


迪卢木多:是的,中央开始重视了。


芬恩:在那之前,我们做了一点操作,日子就稍微好过一些了。


柯南:你说带躺?


迪卢木多:什么叫带躺?


芬恩:卖军功。跟着我们总能赢的,为儿子的前途花点钱对贵族来说不算什么。


迪卢木多:……这些事有人知道吗?


柯南:都知道,所以很畅销。


迪卢木多:我,我从来不知道。


芬恩:你一看就是会告发他们的家伙,当然不会跟你说。


柯南:我开始觉得迪卢木多是整个费奥纳唯一具备“纯洁的心灵”的人了。


芬恩:这种东西可以改的,我们改成“肮脏的心灵”怎么样?


高尔:那不就只有你了吗。


柯南:我觉得敌方输的唯一原因就是没有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你。


芬恩:我要说脏话了,你们谁捂一下迪卢木多的耳朵。


柯南:不用。你身上的缺点没有什么他过滤不了的,我没见过那么瞎的人。


迪卢木多:请住嘴,再说下去就是在侮辱我的丈夫了,我无法坐视不理。




(全场寂静)




芬恩:你真的很擅长把场面变尴尬呢。柯南你在看什么?


柯南:我就想看看你脸会不会红。


芬恩:“丈夫”,怎么了?你们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柯南:当我知道我的一个兄弟要和我的另一个兄弟结婚的时候……不得不说在有些事情上我真心服你。


高尔:他没有羞耻心这种东西,我以为你知道的。


芬恩:请柬上写得很清楚,看不惯可以滚,不勉强的。


柯南:不,爸爸明天要亲眼看着你嫁出去。


高尔:(起身)我再去做一点心理准备,告辞。


芬恩:他还没缓过来?


柯南:几年不见他可能忘了你们都猛得一匹。明天这场可一点都不容易,要赢啊。


芬恩:必须。


迪卢木多:我们什么时候输过。



评论

热度(27)

  1. 三娘 长尾鲮鲤我凭本事坠的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