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东南沿海猞猁

【德鲁伊学徒中/混沌善良/第一原则老子高兴】
颠却葫芦掉却琴,倒行直上卧牛岑。水飞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忽然想到一个迷之毛病(存疑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写原典狗无论自报家门还是别人叫都是“卢赫(一译鲁格)之子库丘林”,然而我觉得狗自己认同度比较高的应该还是苏尔塔木啊( 

而且最大重点:原典狗一直(各种场合都)是“苏尔塔木之子库丘林”来着
emmmm我觉得狗哥原典表现出来对卢赫是“知道有这么个人也知道有这个说法然而没办法真心当爹”的画风
然后卢赫出现时的角色一般是“百级大佬式外援”那种,比如借给狗光轮让他过沼泽地去斯卡哈那边,或者帮助防守侵略军让已经被车轮战累个半死的狗去休息(
怎么说呢……感觉就是他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要作为“父亲”的形象出现(example:如果不是给光轮而是干脆不管斯卡哈自己教),而且在帮助防守那里忽然迷之发现(不知道是不是一方是神明一方是人的缘故)当时的卢赫好像折算人类年龄和狗哥没差多少(
(不是还说过“有你在的地方一切荣誉都会归属于你所以既然你休息好了我就回去了”这种话嘛)
然后苏尔塔木嘛……
虽然出现得好像比较少,但是帮(有geis?)去找姑娘约会的狗哥放哨看阵地或者结局的(大部分概念上)为了替狗哥求援而死和那句“头颅落地后依然大声要求康纳作出反抗”(最后竟以这种方式短时间打破了玛莎的诅咒)那几段里感觉设定都是比较典型的父亲形象啊 (
(顺说可能一个迷之原因是个人对苏尔塔木好感度比较高......这种多年父子成兄弟的别人家爹嘛……

评论(4)

热度(10)